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吃什么可以治头痛 >> 正文

【风恋】二傻(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举国上下轰轰烈烈学习小靳庄那前儿,我们佛岭县也涌现出了一个人人都能吟诗作诗的小靳庄——驼腰子村。宣传部就派了一个工作组,下去总结经验,树立典型。组长是宣传部政研室主任王美丽,人称佛岭一枝花,组员是老吕和我。

可是下到村里当天晚上,老吕家人就风风火火地找了来,说他老婆小产又难产,叫他赶紧回县。第二天美丽组长刚给我开了个会,布置我先摸清基本情况,再进一步开展工作。会没开完,县委办主任就打来了电话,叫王美丽立即回县,说书记要亲自上河北小靳庄学习考查,指名叫王组长陪同。

美丽王组长弯着细细的眉毛,红红的嘴唇甜甜地笑着,用细细白白的手指尖拍了拍我的肩膀,殷切地鼓励说:“小乜,你好好总结。我相信你一定能行。我一直惦着把你调到我身边呢。出身不能选择,道路可以选择。你有才。窝在文化馆有啥前途?白瞎了党的人才啦。往后你的对象也包在姐身上,天上的仙女咱请不来,地面上的姑娘可你挑可你选。”

几句话说得我眼眶子发湿,心口窝热乎乎的,还有啥理由不尥蹶子干?!

果然驼腰子村真就有能人。大队俱乐部整整一面墙上,挂满了农民们写的小靳庄诗歌。大队老支书叫来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媳妇给我介绍说:“白玉环同志是咱村创作小靳庄诗歌的能手,活学活用毛著的先进典型,我叫她全程陪同你,咱村的小靳庄活动都装在她肚子里头呢。乜同志,你就好好总结吧。我们一定会把小靳庄活动推向一个更新的新高潮!”

白玉环是大队会计刘小个子的媳妇,比刘小个子小十二岁,念过中学,爱听戏,京剧评剧二人转,样样都会唱几句,戏里面的词一句句都能背下来,颇有点子文化水儿。平日里就好弄个词呀曲呀的,老支书就扒着耳朵根子说:新来的县书记要大学小靳庄,咱们得争当个典型,也是你露脸的时候了。

当天下晚黑儿,白玉环就把自己蒙在被窝里头找灵感,想出一首,就赶紧爬起来,在旧黄历的背面写下一首。伴拉的刘会计被弄得睡不好觉,翻了好几个身,咕哝着说:“干什么你呀,点灯熬油的,穷折腾个啥呀?”后来听说是老支书叫写的,就说:“那你好好写。这个老不死的,就是竟意儿卡着我,不叫我入党。你上点心侍候他,今年说啥我也得摘掉非党这个翅膀。进不了党支部里头,一辈了也别想出头。”

这刘会计刘小个子,人称铁算盘,眼珠子一转一个道道,是全村的人尖子。别看长得尖嘴猴腮,个子没有三块豆腐高,可他那细长细尖的三根手指头,只要轻轻一拔拉,多大的数目字张口就来。要啥样的账目就能做出啥样的账目。所以不管是四清还是路线教育,工作队进了一茬又一茬,驼腰子村的账目就愣是查不出问题。连公社的大会计碰上了难事儿,都得请教刘小个子。刘小子个细眯眯的小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悠,三根手指头尖一捏古,就能逢凶化吉。

想当初,就是凭着这三根手指头,没费吹灰之力就把一个如花似玉小着十二岁的黄花大姑娘弄到了手。

白玉环原本是本村赌王白大拿的千斤,心里早有了意中人。却不曾想赌王白大拿听说刘小个子刘得胜,不仅对他不感冒,而且口出狂言,十分地不敬,说只要他的三根手指头动几下,白大拿连老婆都得输掉。

白大拿岂能善罢干休?找到刘小个子非要和他一比高低,一决雌雄。不赢房子不赢地,谁输了就把老婆领走。刘小个子赶紧连连摆手,把脑袋瓜摇成了个不郎鼓说:“你可饶了我吧,你那老婆。皮粗肉松,早就是一根老黄瓜种,白送我都不要。”说着细眯眯小黄眼珠子一转游,又说:“这么办吧,要是我输了,我那三间大瓦房,就归你,要是我连赢三把,你就把你姑娘白玉环许配给我。我拿八台大轿娶进家门。”

白大拿一瞪眼珠子:“一言为定!”

刘小个子也斩钉截铁:“驷马难追!”

当场找证人,立下字据。

一个十八岁的黄花大姑娘,就成了赌桌上的筹码。

一连气连赢了三把的刘小个子刘得胜,噗嗵一声跪倒在地上,砰砰磕响头:“大叔,你能把姑娘给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亲爹。我一辈子就跟亲爹一样孝敬你侍候你。”

白大拿长长叹了一口气,一把拽起刘小个子:“姑爷,闺女给你了。你择个日子迎亲吧。”

哭归哭闹归闹,十八岁的大姑娘白玉环哭闹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被送进了刘小个子的洞房。人们都说这刘小个子是走了桃花运。谁知刘小个子刘得胜却得了便宜卖着乖,说女人不就是男人身上穿的一件衣服吗?说不准啥时候穿够了还得脱下来呢。

可是二傻却不这么认为,自从在后山的石泉眼看见白玉环洗澡,他就认准了这就是他要稀罕的女人。虽说躲在柳毛树趟子后头,只能影影绰绰看见那一对白白鼓鼓的奶子和奶子头上两颗红红的小樱桃(咂咂),二傻却觉得那就该是自己的女人了。因为白玉环一回头一下看见了二傻正盯盯地瞅她瞅直了眼珠,却没有喊也没有骂,只是歪着嘴角一乐,赶紧穿上衣服小跑着走了。打那以后,白玉环不管走到哪儿,就总觉着身后有个影子跟着。她走,他也走。她停,他也停。她快走,他也快走,她慢走,他也慢走。可他却从不走近她跟前,也从不打搅她。她该干什么干什么,他只是远远地站着盯盯地瞅。

有一回白玉环赶集回来,走在半道上碰上三姓屯的两个二流子,乘她没提防,一把堵住她的嘴,把她拖进道旁的苞米地里,三下两下就扒下了她的花裤衩。两个小流氓刚掏出家伙什,却就听有人大喝了一声,喝声未落,两个小混混一人脑瓜顶上挨了一棒子。俩小子妈呀爹呀地嚎叫着,顾不上提裤子,连滚带爬屁滚尿流尥杆子了。

这时却只见瞪红了牛眼珠子的二傻,扔下手里的树叉,转过身去,只等白玉环把裤子提上,衣服穿好了,才转过身来。

白玉环就嘱咐二傻:“二傻,今天这事,别跟别人说。记住没有?”

“记住了。不跟别人说。”二傻保证。翻了翻眼珠又问:“那,要是刘会计,他问……”

“谁问也不能说!!”

“谁问也不说!我妈问也不说!”二傻坚定不移地保证。

二傻记不住自己个儿今年是十九还是二十一。因为二傻最怕算算术。上到小学三年级,也只能算到十以内的数。你要问他十减一得多少,他能掐着手指头说,得九。你要是再问他十一减一得多少,他就算不出来了。因为没有十一个手指头。所以跟头把式地上到小学四年级,就没法往下念了。别看二傻算数不行,记词却一记一个准儿,看过的戏听过的歌,不光能一字不拉地记住背出,还时不常顺口就能编出几句来。

比如听了刁德一唱“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就顺口编出“适才听得支书讲,毛主席真是不寻常。树立个大庆好典型,树立个大寨好榜样。全国人民忙学习,驼腰子也要上光荣榜。”

听了李玉和唱“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就顺口编出“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志气豪。战天斗地学大寨,驼腰子大姑娘小媳妇都不孬。改天换地干劲足,不怕半夜三更身上骑个大老猫。”

老支书听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白玉环听了就教训二傻说:“往后别啥都说,什么身上骑个大老猫?”

二傻就说:“长贵和二旦子说,一到三更半夜,女人就喜欢身上骑个大老猫。”

“别听他们瞎咧咧!别跟他们往歪道上学。”白玉环嘱咐。

二傻最听白玉环的话,从此就不再理长贵和二旦子了。可是二傻还是不明白,女人咋就喜欢有个大老猫骑在身上?不怕那大老猫挠人?直到有一天,二傻睡到半夜怎么也睡不着了,就爬起来,穿街过巷,来到刘小个子刘得胜家门前,翻过短墙,鸦默悄声地走到后窗户根底下,借着朦胧的月光,趴在窗户上往屋子里瞅,就瞅见一个白条条的光身子,四仰八叉地平躺在炕上,身上果然骑着一个东西,却不是大老猫,是个人。仔细看却不是刘得胜。因为刘得胜一清早上县城开会,他还在村头上碰了个照面。又看不清那人的脸,不知道是什么人。

不过二傻这时却恍然大悟,知道长贵和二旦子说的大老猫不是真的大老猫,原来是个人。回到家翻来覆去在炕上折饼子,一宿也没睡着觉。眼面前老是看见一个雪白的光身子被一个人骑在上头。白玉环咋就不怕压?却没看见那两个白白的奶子和一对红咂咂。二傻直觉心口窝像猫抓似地,十分地难受。一想到白玉环那么细的腰,咋经得住那男人那么使劲压。好象那男人还像压碾子似地一上一下一跳一跳地压。

要是把身子骨压折了,白玉环可就不能走路,不能去赶集了。就在心里替白玉环捏着一把汗。第二天天刚一蒙蒙亮,二傻就跑到刘会计家门口,砰砰敲门。白玉环睡眼惺忪地走出来开门,见是二傻站在门口,一下愣住了:“二傻,一清早,你这是干啥?”

二傻就如实地说:“昨夜里,我睡不着,跑到你窗根底下,看见一个人死劲往你身上压。你连一件衣服都没穿,咋经得住他那么没死拉活地压?……”

“你你你……白玉环脸一下子吓得煞白煞白。你,你别胡说!……”

一把把二傻拉进院子。生怕他再说什么,叫人听见。

“二傻,不许瞎说!”

“我是怕你被压坏了……”

“别瞎说!不准跟别人说!”白玉环直急得脑瓜门上汗珠子直冒。千叮咛万嘱咐:“二傻,你看差眼了,没有人压我……”

“我看得真真亮亮。二傻只会说实话。那个人还一上一下地使劲压你……”

“不许瞎说!”白玉环知道跟个只有一根肠子的憨人说不清楚,只好带着哭腔地哀求说:“二傻,你听姐的话吗?”

“听。”

“那你不许跟别人瞎说。任何人都不能说。记住没有?”

“记住了。跟我妈也不说。”

二傻的一对大眼珠,却盯盯地盯住白玉环的胸口瞅,眼珠里射出一道亮亮的光。这时白玉环才注意到自己匆忙之中,连衣大襟都没扣上,一只奶子竟然露在了外头,二傻那一对发亮的眼珠就是直直盯住那只奶子发呆的。她下意识地赶紧往里掖了掖衣大襟。

“二傻,不许看!”

二傻一激冷。目光依旧呆呆地:“好,好看!”

“你能听我的话吗?”

“能。”

目光还是直直呆呆。

白玉环一把拽开刚刚扣上的衣大襟,把一只奶子完全裸露了出来:“记住我才刚说的话了吗?”

“记住了。”

呆呆的目光痴痴怔怔地盯住,心口窝一阵噗嗵嗵跳,张开的嘴咋也合不上。

你要是听话,以后还叫你看。

二傻确实很听话,非常遵守诺言,没有跟任何人透露过半句。白玉环一颗吊到嗓子眼上的心,踏实了,打心眼里感激二傻。原以为二傻抓住了把柄,会不断地提出要求。却不曾想,二傻跟没发生过那个事一样,虽然一看见她出门就在远处跟着,却还跟以前一样,只是远远地跟着,她该做啥做啥,该上哪上哪。也从没跟她提出过任何要求,包括她答应过的那件事儿。直弄得白玉环总觉得欠着二傻什么似的。

后来大力开展小靳庄活动,老支书把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她,又树立她当活学活用的典型,又把她列为积极分子重点培养对象,可是只靠她一个人,浑身都是铁又能捻几根钉?于是白玉环就想到了二傻,想到了二傻那些个顺口溜。就把二傻找来,拿出几个样子,叫二傻顺,竟叫白玉环吓了一跳。二傻看完一首,心思都不用心思顺嘴就对出一首。

比如:三面红旗迎风飘,战鼓声声斗志高。战天斗地学大寨,千山万水掀高潮。

二傻马上就顺出一首:三面红旗飘得高,战天斗地志气豪。千亩梯田学大寨,万斤高产掀高潮。

比如:祖国山河红烂熳,莺歌燕舞艳阳天。社会主义金光道,幸福生活比蜜甜。

二傻张口就说:祖国山河红彤彤,艳阳高照吹东风。金光大道宽又广,千年万年永鲜红。

比如:战鼓声声催春早,人民群众干劲高。敢教日月换新天,六亿神州尽舜尧。

二傻张口就说:枝头喜鹊喳喳叫,村村社社歌声高。男女老少齐上阵,敢叫山河换新貌。

一口气不打奔儿就顺出了十几首,而且每一首都紧扣革命主题,每一首都不重样。瞪大了眼珠子盯住二傻那二片厚厚嘴唇的白玉环,一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可是那一首首写在旧演草本背面上的白纸黑字,就明晃晃地摆在眼面前。不信也得信,不服也得服。怪不得老支书曾说,二傻也是个人物呢。把头蒙在被窝里,憋了好几天也只能鼓捣出十来首小靳庄诗歌的白玉环,正发愁全村二三百口子人,就靠她一个人写,还不得写到猴年马月?老支书布置的任务,啥时能完成?要是不能给老支书露脸,她这个活学活用典型,排在第三号的积极分子,还有啥脸面往老支书跟前站?真像是碰上了个大救星,白玉环一把拉住二傻的手:“走,跟我上我屋。”

白白的手指尖攥住粗粗的手指头,火辣辣的血就火辣辣地流。心口窝像是揣进了个小兔子,挠心抓肺心尖尖颤,咋就更想瞅那两个红红的樱桃粒,瞅也瞅不够?

“咋的了二傻?”见二傻眼发直情发呆,白玉环大叫了一声:“老瞅啥瞅!咱俩得快点弄。工作队就要来了。到时候千万可不能抓瞎!”

小儿药物治疗注意事项
贵州那家医院治癫痫
后天性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