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丹东供求信息房产 >> 正文

【荷塘】一个男人的桃花缘(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尴尬相遇

国庆节的一个上午,还没到吃中饭的时候,戴斯勤陪着妈妈戴娜,早早地来到了预订的龙跃餐厅的雅座间。

“妈,您先坐一坐,叔叔阿姨他们也快到了,我去楼下接一接。”戴斯勤接了一个电话后,跟母亲说了一声,便迅速地跑到楼下去了。

坐在雅座间,戴娜满面春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想到儿子和女友在校谈了那么久的恋爱,又听说两个青年人的关系基本确定下来了,现在正值两个孩子大学即将毕业,作为母亲,也早该和未来的儿媳及其家人见见面,关心关心了,但是,由于两家各处一地,相距甚远,大人和孩子们的学习工作又繁忙,两家人总是难以抽空约到一块。

今天,听儿子说女友的父母带着全家来到了汕头,准备到海滨去游玩,借此机会,戴斯勤便盛情相约,同时,女友的家人也早就乐意两家见见面,一起聚一聚,聊一聊,然而,这也是戴娜心里早已巴不得了的。

多年来,为了抚养孩子,戴娜心里虽有一翻说不尽的苦涩酸辣,但现在看到已长大成人的儿子即将成家立业,走向社会,自己曾经受过的一些磨砺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曾多次听儿子介绍说找的女朋友,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随和,而且还听说女友的父亲是当地一个口碑很不错的企业家,家境又很殷实。像这样优秀的女孩、这样具有优越物质基础的家庭,如今上哪儿去找呀?这以后小两口的日子不用说有多幸福,有多开心了,再也不会像自己从前那样窝窝囊囊……

戴娜正在思绪浓浓、想入非非时,只听一阵欢声笑语传入耳中。

“叔叔,请进!”不一会儿,就见儿子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雅座,只见那男人西装革履,气度非凡,后面还跟着男男女女一帮子。

“妈,这就是莎莎的爸爸,秦叔叔。”戴斯勤伸出手掌一边示意秦雄就坐,一边向母亲介绍。

“你……”戴娜站起来满脸堆笑,正准备向未来的亲家打招呼,一个“你好”还没说出口,当两人面面相觑、四目相对时,戴娜却变成了张口结舌。一种意想不到的境遇,让他们惊讶地你看着我,我瞧着你,顿时都愣得说不出话来。

幸好,戴娜和秦雄这一尴尬表情,没有被走在后面的老婆和孩子们发现,为掩人耳目,秦雄赶快调整心态,故作镇定,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过头去,朝着走在后面的女儿笑着说:“莎莎,赶快过来叫阿姨!”

看着秦雄,戴娜愣愣的眼睛根本无法移开,想想已过去二十来年了,他仍然是那样潇洒大方,遇事不惊。

“阿姨好!”莎莎走近戴娜身边,露出笑嘻嘻的面容,甜蜜蜜地叫了一声,并拉着戴娜的双手久久舍不得松开。艾莎清脆的声音,亲热的举动,让戴娜如从梦中惊醒。

对于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虽说是第一次见面,但其各方面的基本情况,戴娜本已从儿子的嘴中了如指掌,然而,今天第一次见面,戴娜仿佛忘却了曾经知道的一切,第一句话就脱口而出问艾莎:“莎莎,你今年多大了?”

“妈,这我不是早就告诉过您了吗?怎么忘记了?”对于母亲第一次见面就关心起女友的年龄来,戴斯勤觉得很不妥,他唯恐引起女友的尴尬,便立即出来提醒母亲。

“阿姨,我和斯勤同岁,只比斯勤小一个月,差不多就可以算是龙凤胎了。”性情历来开朗爽快的艾莎,并不在意戴娜问起自己的年龄,她一边风趣地回答戴娜,一边朝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戴斯勤嘻嘻地笑了起来,同时,又把脸朝着戴斯勤面前靠拢,撒娇地说:“斯勤,你说我们像不像龙凤胎?”

听着艾莎的回答,戴娜半信半疑,似乎舒了口气。看着艾莎对斯勤的这一亲昵举动,戴娜不知是高兴还是担心。

“妈,这是莎莎的妈妈,白阿姨。”秦雄又指着艾莎的母亲白莲给戴娜介绍。

“大姐,你好!我叫白莲,你就叫我阿莲吧!”白莲客气地对戴娜自我介绍。

“哦,阿莲好!”戴娜面无表情地回复了一句。她看着白莲,老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却怎么也让她想不起来。

“哦,斯勤比莎莎大一个月,这样说来,斯勤和我们家秦武不仅是同岁,还是同月的呢!”听到艾莎的话,白莲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惊讶地说。

“雄,你看斯勤不仅和我们家秦武是同年同月生,而且还长得和我们秦武如一对双胞胎呢!”白莲看看戴斯勤,又看看秦武惊喜地说。

经白莲这么一提醒,戴斯勤不由自主地打量着秦武,秦武也不免仔细地打量起戴斯勤。他们互相看着,审视着,惊讶着,戴斯勤情不自禁地走向前去搂住秦武的肩膀风趣地问大家:“我们真像一对双胞胎吗?”

“嗯,是有点像,世上长得像的人多着呢!”秦雄不以为然地说。

“那好!以后我就是叔叔的儿子了。”戴斯勤幽默地说。

“婿如半边子嘛!待你和莎莎结婚以后,你当然就是我们的儿子嘛!”白莲打趣地说。不用说,白莲也早就喜欢上这个未来的女婿了。

“哎,你别说,斯勤长得还真有点像我们家秦雄哟!这正如常人所说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哟!”白莲又开玩笑地说。

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说,笑的笑,开心得就如久别重逢的一家子。而此时的戴娜双眼迷蒙、心如油煎。她一会儿悄悄地看看秦武,一会儿又偷偷地瞅瞅秦雄;甚至,还愣愣地瞧着白莲眼睛发直,这其中太多太多的疑问,太多太多的曲折,让戴娜满脑云里雾里,怎么也理不清头绪。只见她脸上一副难以言状的表情,嘴里一句话也无法说出。

当白莲一提到秦武时,这个戴娜心里常念叨的,熟悉的名字,突然好像又触动了戴娜的哪根神经。她惊愕地睁大眼睛,朝着秦武默默地打量。二十年不见,离开时仅两岁的幼童,如今已长成了一个大男子汉,今天不是白莲的提醒,若在外面遇见,谁知道这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儿子啊!二十年的企盼,二十年的相思,让戴娜心如潮涌,泪盈满眶,她只有在心里默默地承受着。

“妈,吃点菜吧!”戴娜这细微的表情让坐在旁边的儿子戴斯勤看在眼里。

雅座间,大家欢喜一团,可戴娜却神情恍惚,如坐针毡。只见她眼睛有时盯着秦武发呆,有时又盯着艾莎发愣,好像满腹心事,满脑疑虑,她搞不清坐在眼前的这一家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与刚到餐厅时的表情判若两人。特别是当白莲提到戴斯勤长得和秦武像一对双胞胎时,戴娜心里如刀搅一般,浑身像针扎一样,一阵阵颤抖着,震撼着……

宴席上,戴斯勤点了很多佳肴美味,有“清蒸多宝鱼”、“龙井鲍片”、“龙虾伊面”,还有“家乡馍夹肉”等等,都是汕头的特色菜。

“叔叔,尝一块这个吧!”戴斯勤夹起一块“家乡馍夹肉”放进秦雄碗里。

“哎呀,斯勤,这你可夹对了,我爸早餐历来就喜欢吃面食之类,什么面包片夹蛋,面包片夹肉的,特别喜欢吃烙饼和馍夹那些什么肉啊,蔬菜什么的。平时在家里老想着要我妈做,可我妈又做不好。有时,他就自己学着做,可每次吃起来老听他唉声叹气地唠叨说‘总是没有那个味’。”艾莎像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不少。

“叔叔和我的嗜好简直如出一辙呀!我平时在家里就是喜欢吃我妈做的烙饼夹猪排,烙饼夹鸡蛋,有时还夹进一点黄瓜片或是西红柿片什么的,我妈做的那些早点比汉堡包还要好吃多了,人都称我妈是一个美食家……哪次叔叔到我家去,要我妈做给您尝尝。”戴斯勤兴奋地说着。秦雄微笑着瞟了一下戴娜,又对戴斯勤点着头说:“好!一定会去尝的。”

听了艾莎的话,又听了儿子对自己的一席夸赞,更勾起了戴娜多年前的往事。早餐的烙饼夹蛋、夹肉,那曾经是秦雄的最爱。想想那些青葱的岁月,早餐桌旁自己和他的亲密情景,是戴娜一生也难以忘却的。

记得那时候,秦雄最喜欢吃面食之类,什么烙饼、馍馍,只要是戴娜做的,他都喜欢吃。于是,戴娜就想着为他改做各种不同口味的早餐。后来,戴娜又学着像做汉堡包一样在烙饼或馍片中夹上一些肉食和蔬菜进去,就这样,秦雄不仅爱上了戴娜做的早餐,更爱上了戴娜这个人。每当看到戴娜辛苦做出那些柔软可口的早餐时,秦雄总是免不了要开心地抱起她转上几个圈,然后再给她一个深深的吻。

多少年过去了,戴娜没想到秦雄还是保持那种嗜好,那种口味。

坐在宴席上,一系列的往事如影片一样,在戴娜的脑海中回旋,让她觉得甜蜜,令她感到舒心。而眼前的一切,已是今非昔比,使她尴尬,使她痛心。戴娜悔恨交加,憋屈难忍,真恨不得能找个没人的地方,擂胸顿足地大哭一场。

坐在席上,戴娜焦虑难熬,仿佛一刻如年,好不容易挨到了饭局结束。她简单地跟秦雄一家子打了声招呼,好像丢了魂似的,便懵懵懂懂地独自快步走出了餐厅。

“莎莎,你好好陪着叔叔阿姨回宾馆,我妈可能有点不舒服,就没送你们了,有事我们再联系。”戴斯秦把艾莎和秦雄一行送上了车。

“叔叔,您开车慢点!”戴斯秦礼貌地向秦雄和白莲道了声再见,便赶快转身走过去挽着母亲的胳膊,上了自己租来的车。

坐在车上,看着母亲这反常的举动,戴斯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妈妈,今天是我们和莎莎全家第一次见面,您怎么好像有点不高兴?是不是不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戴斯勤一边开车,一边轻言细语地问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戴娜。

“嗯……嗷……哦,不是。”戴娜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车前的玻璃发呆,好像并没听懂儿子在说什么。只听她心不在焉,语无伦次地应付了一句。

“妈,你怎么了?”

“勤儿,你跟妈说实话,莎莎真与你同岁吗?”戴娜问儿子。

“妈,你怎么又问起人家的年龄了,莎莎人那么好,哪怕比我大点,也没关系嘛!”

“我不是怕她比你大,反而是怕她比你小。你真的全都了解她家的一切吗……”

“她家的一切就是那样,我都跟您说了嘛,妈,有什么事让您老是顾虑重重不放心呀?”

“没,设什么不放心的,就是太突然……”

“妈,有什么突然的,我们都谈了几年了,还有什么突然的。”

“只是……”戴娜欲言又止,好像有口难言。

想到曾经深爱着自己的丈夫,从今往后却成了自己的亲家,这其中的苦楚,这其中的尴尬,有谁能知道,有谁能理解。

二十年来,戴娜对秦雄的思念,对自己的谴责,曾经让她悔青了肠子悔青了肚,没想到今天更让她悔不该当初……

【二】校园情深

1980年初,正值新春伊始,万物复苏,20岁的戴娜从梅县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半年后,分到了本县一所东程中学任教。

新学期开始,戴娜满怀新的希望,走进了新的校园。

当戴娜跨进新校门的第一步,满园的春色,袭人的花香,紧紧地抓住了戴娜的眼球,牢牢地扣住了戴娜的嗅觉。离开曾经学习的母校,进入这即将工作的新校,面对人生的新起点,翻开工作的新篇章,戴娜浑身也如这春天一样,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道不尽的快乐。

望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一栋栋教室,瞅着映入自己眼睑的一幢幢宿舍,它们都笼罩着一片春的景色,发出一派春的气息。站在校园里,戴娜沉浸在这美丽无比的春境中,顿时,一首陆游的诗文涌上心头:“桃花烂漫杏花稀,春色撩人不忍为”。戴娜情不自禁地被这新的学校所吸引,被这新的环境所陶醉。她憧憬着自己未来的远大前程,想象着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心情也宛如这春天一样的美好、豁朗。

学校正处在学生报名中,还没有正式上课。由于增添了新老师,校长召集所有的老师来到教师会议室,为新来的戴娜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

“老师们,现在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由我县某师范学校毕业分配来的戴娜老师。戴老师在校不仅语、数专业方面成绩优异,而且还多才多艺,擅长音乐、美术,甚至体育……教中小学嘛,就是要有这样能拳打脚踢的老师才行。”戴娜刚走进会议室,蔺校长就忙着给老师们介绍开了,并对戴娜夸不绝口。

随着蔺校长的介绍,大家不约而同地将几十张笑脸投向戴娜。只见戴娜白皙的皮肤,匀称的身材,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明眸皓齿;头上扎着一根马尾辫,顶端夹着一个蝴蝶结;身上穿着一条淡红色起黄色小花点的连衣裙,在连衣裙外面的腰部,扎着一根约一尺多长的黑色腰带,在其腰带的衬托下,飘逸的裙摆,细小的腰身,显得是那么小巧玲珑、楚楚动人。

面对几十双眼睛的审视,刚接触社会的戴娜羞得面红耳赤,踧踖不安。她向老师们微微点头、微微笑,截然一副学生的稚嫩。她憋了半天,才定下神来,轻言细语地对大家说:“向老师们学习,请老师们今后多多关照!”

“秦雄老师呀,戴老师来了,以后可以为你分担一部分音乐课了,你就用不着再向我诉苦了。”蔺校长介绍完了戴娜的情况之后,便把话题转向了排课的事情。

“欢迎戴老师为我分忧,我对音乐并不在行,只是有点爱好而已,更何况我不是科班出身,以后还得仰仗戴老师多多指教。”秦雄谦让地说了一通。

随着声音,戴娜无意中把眼睛转向秦雄。只见原来是个说话虽觉成熟、憨厚,但却满脸稚气的男老师。看来,这个文质彬彬的秦老师好像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看着秦雄,戴娜心里仿若找到了一个与自己不分伯仲的知友,顿觉深深地舒了口气,放下了一颗焦灼的心。

沈阳治癫痫专科医院
怀孕时候可以服用癫痫药物吗
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药呢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