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会计师事务所业务 >> 正文

【荷塘】窗口花儿开(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八零后的杨桃是一位代课教师,身材高挑,眉清目秀,长发飘逸,面如花月,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式美女。在父母的撮合下,嫁给了一位明着比她大八岁的普通基层干部王明,而且是个二婚。

父母有父母的想法,王明的爸爸是人事局干部,可以安排女儿的工作。工作还是安排了,没想到王明辞职下海想赚大钱,大钱没有赚到,家里的小钱都贴了进去,只好又规规矩矩去上班。在家的时候,他主动干家务,做饭,洗衣服什么活都干,典型的家庭主男。可是,她妈妈常常教唆儿子要有男人气概,不能惯着女人。这样的话让杨桃听到了,婆媳关系产生了摩擦,王明两头压事,处处谦让着妻子。他的妻子杨桃本来对他不怎么喜欢,他妈妈的挑唆,再加上他赔尽了积蓄,心里更不满了,好似失去了平衡。回到家里与丈夫的话少了很多,王明不说话的情况下,她从来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王明心里知道妻子与他产生了距离,可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家里是最不能讲理的地方,和妻子讲理,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了,他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她妈妈仗着自家是干部家庭,摆婆婆威严的谱,对媳妇杨桃不干家务,横挑鼻子竖挑脸。几次婆媳怒目相向,开火大战。是王明横在中间,好话说个无穷尽方才熄火。

王明为了平稳自己的家庭,决定另买房子搬出去住,可是钱就是问题,自己刚刚下海赔了钱,买房子有点喘不过气了,他和杨桃商量抵押自己的工资贷款买房。杨桃同意了,高兴地说:“老公,只要我们自己有了房子,过我们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子,哪怕再苦再穷我都无怨言。何况我们穷不到哪里去,节约一点,有我工资够我们生活了。”这样的话,让王明高兴得抱住她吻了一下:“宝贝老婆,乖乖老婆,你拿着我的工资本去买房,写你自己的名字,买房的事由你全权代理!”

王明一高兴将自己工资本交给了杨桃。哪知道坏了!坏了!杨桃在银行拿着丈夫的工资本,对着丈夫的出生年月日,小嘴惊讶地张成了O型:王明,1971年12月1日。她脑子一片空白:“天啊!爸爸妈妈为自己找的丈夫,比自己足足大了十二岁,一轮啊?!”

她知道丈夫的真实年龄后,怒气冲冲回到家里,对着丈夫杏眼圆睁,脸儿赤红,脖子鼓着粗气:“你这个超级大骗子……”将工资本摔在丈夫面前。王明立即明白妻子发怒的原因:“嘿嘿,老婆,我们儿子都五岁了,年龄还是距离?”他嬉皮笑脸地陪着小心。杨桃才不理他这一套:“你说不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我,是不是?”

就这样,杨桃与丈夫渐渐地有了心里距离。

……

一天的早晨,杨桃背对着丈夫躺在床上,王明伸出手在妻子后背要搭上去,又停滞下来,眼光驻足在她圆润细滑的肩头上,他吸了一口气,手指终于按了下去:“小桃,今天是什么日子?”他问道。她一动不动说道:“和昨天一样的日子,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他皱了一下眉头,听出妻子言外之意,还是嫌弃自己当年年龄上隐瞒了她,一直在生气。他想了一下马上过去了,舒展了眉头,按在肩头上的手指,轻轻地握了握:“小桃,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你没有忘记吧?”他说完探起了身子,眼睛看着她淡然的脸,笑了一下:“我给你一个惊喜,你原谅我当年的‘美丽的谎言’!”说完,马上穿好衣服出去了。

没多大功夫,他气喘吁吁地回来了。神神秘秘地手背在背后,嘴角抽起一抹笑容,笑得眼睛都亮出光芒:“小桃,我送你一束玫瑰花,祝福你天天开心快乐!”他伸出了双手将鲜艳的玫瑰花递在她面前。杨桃回过头柳眉扬起,看了一下丈夫,毫无惊喜之感,嘴唇蠕动了一下:“玩什么猫腻?”说完接过玫瑰花放在桌子上。他本想乘着结婚纪念日讨妻子开心,哪里想到妻子是如此不可理喻。他脸上的笑容冻结了,看着躺在桌子上被冷落的玫瑰花,他张了张嘴:“小桃,我不就是隐瞒了年龄嘛,赔个小心就过去了,再说婚姻不受年龄的限制,只要我好好爱你……”他握住了她的肩头,“至于我们五年的婚姻中虽然吵过,闹过,但都是生活上一些不愉快的小细节,不开心时的小矛盾,夫妻在所难免的。可丝毫不影响我对你的爱,小桃,我的宝贝老婆!”说完,对着她妙巧的小口低下头正要吻下去,她双肩缩了一下,躲开了他。他讨了没趣,消了脸面,有点憋气了:“你就这样的态度对待我?要我怎么做你才开心,我满心喜欢地浪漫一下送你玫瑰花,你还是这样的态度?告诉我,要我怎么做你才开心?”他双手摊开无可奈何的样子,又叉在腰上在地下转了一圈,咬了一下嘴唇,仰起头有点想哭了,眼泪怜悯地在眼眶里逗留了,他无能为力对付她的冷漠,就这样放任着她,因为她爱她,小他十二岁。曾经骄傲的让无数同龄人羡慕的老婆,现在有点不敢炫耀了。他面对她的冷漠还能够说些什么?还能够做些什么?好希望她闻着玫瑰花香,抱住他的腰:“我喜欢,我爱你!”而她却没有,冷言冷语地给了他一个背。突然间她的手机“叮铃铃,叮铃铃……”响起了铃声,她接在耳边……

王明盯着她的背,苗条秀丽的背影,透过那透明的白色衬衫,能看到红色乳罩的影子。她最欢喜红色乳罩白色长衫,这样款式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的确漂亮。哪怕最远的距离,他一眼能看出是自己的妻子,可惜她知道他真实年龄后,对他厌恶冷漠到让他生气,她美丽的世界里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她可爱之处。

她接了电话,眉头皱得紧紧的。他问道:“谁打来的电话?”她看样子很着急,声音蚊子叫似的说道:“我妹妹。”说完,收拾东西看样子要出去了。他瞪大眼睛疑惑地问道:“真的是你妹妹?”这一问,她瞟起眼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他着急了:“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你出去干什么?”他跟在她后面,“什么事?不能不出去?”这一问,她如同吃了火药:“你管我什么事,是我的事,就是不能不出去,你以后不要打听我的事。”他拉住她的胳膊:“到底出去干什么?”她听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了,杏眼圆睁:“会男朋友,满意了吧?”说完推开他的手大步离开。他楞了几秒钟,心里暗暗叫苦:“天啊!终于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字眼了。”结婚当初,她确实惹人喜爱,惹人疼爱。一张瓜子脸白白净净,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闪烁如星,撒娇时更像个依人小鸟:声音甜甜的,样子娇娇的。可自从知道自己实际年龄后发生了变化,不在撒娇,不在有笑脸,对他不理不睬,开始了冷漠。其实,他是多么的地喜欢她、多么地爱她啊!喜欢到——含到嘴里怕化了;爱到她——捧在手里怕飞了!可她现在带给他的尽是烦心和苦恼。他蹲在地上,手挠在头上,无奈,失落,伤心,混在一起,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唉!”

......

走在路上的杨桃,回想着刚才对王明的回话,有点内疚感,本想对丈夫心平气和地说:我妹妹的电话,孩子病了,要我去医院帮忙挂号,因为我认识的人广,他们农村人初来乍到不认识什么人,挂号都要等待好几天。可听到他质疑的口气,她不想好好说了,心与愿违地说了那样打击他的话。她心里骂道:小心眼,小心眼!

她急匆匆地走在去医院的路上,银杏树的叶子不时飞落下来,鸟儿叽叽喳喳在树上跳来跳去,起起落落,扑打着银杏树枯廋的枝头,她的心里烦得很:妹妹的孩子到底什么病?她加快了脚步。刚刚到了医院门诊处,就听到一阵阵的吵闹声传来,再一听是妹妹与人在吵嘴:“明明是我先到的,你来插对,你讲不讲理啊?”杨桃听到是妹妹与人争吵,寻着声音赶忙走过去。哦,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手里拉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口里吐沫横飞毫不让步:“谁看到了,谁看到了?许你站这里,就不许我站这里?”

“你这人这么不讲理,看我是农村人好欺负?”妹妹说着毫不相让,又站到了女人面前。

她叫了一声:“妹妹,妹妹!怎么与人吵架了?”

妹妹听到姐姐的声音底气更足了:“姐姐,姐姐,城里的人太不讲理了,明明是我先到的,这个女人偏偏欺负我农村人硬来插我前头。”

杨桃对着女人看了一眼:“你好,我们都要遵守起码的道德准则,请你站到后面去!”女人一脸的焦虑,眼光同样看着她:“我不懂什么道德,我只懂早早挂个号和我女儿早早看病!!”她说着声音有点凄凄的。女孩双手拉住妈妈的手,有些不安,有些急促,仰起头:“妈妈,阿姨说的对,我们要守规律,站到后面吧!”这个女孩拉着妈妈的手要站到后面。这个女人看了杨桃一眼,脸涨得通红,站到了妹妹后面。她将女孩搂了一下:“好花儿,妈妈听你的,不要难受!”她说完眼泪汪汪的……

杨桃挂了号,拉着妹妹的手走出了列队。女孩突然对着妹妹说:“阿姨,对不起,对不起!”杨桃听到这样诚恳的声音,如同悦耳的铃铛声,清脆地流泻在心田里,化解了刚刚纠结的心情。她对着女孩笑着挥了挥手……

(二)

杨桃带着妹妹的孩子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很不理想:缺铁性贫血。安排孩子住院了,晚上,她疲惫不堪地回到了家里。

她坐在桌子前批改着学生作业。丈夫王明洗了澡,站在她的身后,他多想伸出手抱住她的腰,看到她专心致志的样子,他缩回了手。嘴唇伏在她耳边轻轻道:“小桃,洗澡去,睡吧!”手抚摸着她的长发,一副讨好的样子。

“你自己去睡,我还得批作业啊!”她说着打了一个哈欠,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丈夫王明夺下她手指间的红色圆珠笔,合上了本子。她没有恼没有脾气,乖巧听话地走进了洗澡间。站在喷头下面,将阀门拧左“唰唰……”,温水立即瀑布似地从头顶覆盖了她整个身子。她闭着眼睛抿着小嘴,双手从上到下搓自己的身子。突然间,一双大手摸在胸脯上,她惊得大叫:“你干什么,出去。”这样陌生的话,他很不服气:“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是夫妻,我今天给你搓澡……”

“不,不,你出去!你在身边,我不自在!”她猛力向外推着他。

王明听到杨桃这样疏远的话,心里都起了鸡皮疙瘩:是啊,如果妻子在丈夫面前“不自在”,那明显是心里有了代沟,有代沟的原因,就是有了外遇。他楞楞地思考着,再抬头时她已经关了阀门。哦!好美的玉体,丰盈细白!这一看,将他心里一切杂念都抵消。欲念腾升,他不管她什么态度,一下抱起她走出了洗澡间。

他将她平放在床上,她的手利索地揪起被子盖在身上,秀眉锁在一起,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又累又困,又怕他“骚扰”。他伏在她身边,手指理了理她的长发,又滑到她饱满诱人的胸脯上,对着一对雪白的“鸽子”揉来揉去。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张了张嘴,一副备战的态度,坐了起来:“你想干什么?”说完,脖子一梗转过了头。

他瞪视着她的小鼻子,突然托起她的脸,狠劲地吻下去……

她推他,躲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你一边去,我没有心思做爱,你躲开……”

此时此刻的他,一只腿压在她的大腿上,眼睛里欲火燃烧:“你是没有心思和我做吧?!我真想强暴你……”

她听到他的话,不禁抽了一口冷气,不再反抗,向后“嗵”一声躺后了身子:“来吧,你不就是那东西憋满你的细胞,让你理智走进了死胡同,想强暴我?哼,我顺从你,释放了你的东西,就一边去……”

他听到她的话,如同尖针刺痛了他的五脏六腑,他一下子立起了身子:“魔鬼!魔鬼!”他尖叫了几声,举起手对着她——此时此刻“其丑无比”的脸,真想一巴掌挥下去,却重重落在自己的腿上。他抱起枕头和被子,痛苦地跑进了客厅……

他躺在沙发床上,两只腿弯曲胸前,胳膊死命地抱住膝盖,身子缩身一团。脸上的泪水唰唰流下来,心里的凄凉,一阵阵痉挛,喉咙里好像噎了一快“上不了又下不去”的石子。他伸了伸脖子,拳头狠命地击在沙发沿上,脸埋在沙发一角,喉咙里发出压抑不住的哭声:“唔……唔……唔……”

爱是性的基础,性是婚姻的基础,既没有性又没有爱,这样的婚姻,只有走向死亡!其实,这话言过其实了,王明是爱杨桃的,并且很爱很爱!记得新婚期间,晚上刚刚下过雨,他牵着她柔软的手走在银杏树下,月光昏暗,树叶上哗啦啦地落下水珠,落在她脸上,她惊叫一声:“王明,你看,你看!”她仰起那张漂亮的脸对着他撒娇,他揽她怀里,双手捧着她的脸,伸出舌头舔舐着她脸上的水珠,那味道混合着粉脂的味道,香香甜甜的!她“咯咯咯”笑着,直往他的怀里钻。

……

如今他独自走在月色下,痛苦的心情向谁去诉说?月光没有了温柔,寒星漫天,这个时候的他,方感自己做男人的失败……

杨桃在丈夫面前豪不感到自己过分,就是怪怨当初他年龄方面骗了她。她也明白丈夫还是让着她:恋爱也好,婚姻也好,生活不是一个人的。想要长久,就只有两个人一起“忍”、“让”、“熬”,但她知道丈夫在婚姻方面一个人忍让了,如果丈夫有一天忍不住,不愿忍让了,或者熬不住了,他们的婚姻会走向分手?

癫痫病是怎么回事
癫痫病最新用药
成人癫痫都有哪些病因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