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看图猜成语虎 >> 正文

【筐篼文学·小说】疼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说《疼》初步概念

■ 来源:生活里有这样四个女人,只能用一个字来说,疼。21世纪,女人在人生里扮演者不同的角色,她们细小纤弱的心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痕,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所以想起他们,我的心也只有一个字,疼。

■ 大纲:有这样的四个女人,一个叫田海,一个叫崔华,一个叫王玲,一个叫心蓝,她们在21世纪浪潮翻滚的红尘里,有着不一样的爱情,不一样的生活,也就有不一样的遭遇,所有的这些只能说明女人像麻雀,娇小柔弱而坚强,女人更是隐忍的,忍了一辈子的婚姻,麻木结束自己的命运。有着所有女人都有的故事,更有着特殊的故事,小说最后,只是告诉你女人的命运让你看了心疼,看了勇敢乐观,以后多多心疼你身边的每一个女人。女人也应该爱自己多一点,为自己活着。

■ 环境:21世纪初,改革的高浪潮席卷A城这片热土,掀起一浪又一浪的高潮,纸醉金迷的时代下,四个女人扮演了不一样的角色,从家庭到社会,从男人到女人的遭遇。

■ 姐妹玲子:谨以此篇,写给我的朋友们或正在隐忍之中的女子。

△ 第一章:女孩你柔弱吗

(1)

同样生活在哈尔滨这座美丽的冰城,女孩田海哭泣着生活里的不公。

十八岁如花一样美丽的季节,许多女孩都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撒着娇,田海的父亲得了一种病,越来越瘦,疼痛到凄惨,最后在田海的臂弯里去了,初为人世的田海,眼睁睁看着父亲和自己生离死别,泣不成声。

田海个子不高,但很瘦,一副娇小可爱的模样,跪在父亲面前,一身素白,哭诉着,震撼着天,漫天的雪花翻飞着。

田海在家里是独女,父亲在世的时候,她就像一个美丽蝴蝶,飞来飞去,像所有幸福的女孩一样甜蜜,父亲生病以后,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母亲身体不好,弟弟又不成器,像个痞子,不务正业,哥哥也挣钱不多,她毅然决定,和老乡一起去A城打工。

田海坐在列车上,心里就像一个五味瓶子,啥味都有。

A城是一座经济发展正在腾飞的城市,有很多的陶瓷厂,吸引了很多外来打工妹,打工仔,改革开放以后这座城市发展得很前卫,对边远地区的人来说充满了诱惑。

灯红酒绿的夜晚,街灯一排排的,向远空里的星星,田海站在A城的车站上,打了一个的士,去了一个叫圆方的陶瓷厂。

田海被安排在贴花车间,车间里很热,不过工作很干净,整个车间里的人都看着她,议论她的来历,她的与众不同,她安静地坐在那里,学着把花纸沾了酒精贴在盘子上,满屋子的酒精味裹着隆隆的机器声,忙碌着。

田海穿起裙子来,一个超凡脱俗的美,这是与生俱来的,羡慕煞人得,骨子里透着傲气。

厂里的技术员是一个专门看着花朵飞来飞去的公蜂,只要看见美就会起色心。

技术员每次检验盘子贴花质量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靠近田海,田海每次都躲着,他充满诡秘的笑容,让田海心里害怕和恶心。

技术员几次三番地挤眉弄眼,动作不雅。

田海躲避着,惹恼了他。

他刁难着田海,挑着刺,田海一次一次的改着花纸,由于质量不过关,这个月的工资很少,除去生活费,无法照顾家里了。

技术员远远地憋着嘴,哼着,田海低着头从他的身边走过,他凑过来,狎昵地笑着说:“陪大爷睡一夜,让我抚摸你浪里白条一样的身子,我就天天让你过关。”

田海看着他,自尊受到了侵害,怒火从眼里熊熊燃起,顺手一个巴掌狠狠打在他的脸上。

技术员捂着脸,呲牙咧嘴地咒骂着:“你个骚货,赶……”还没说出下半句,田海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脚,疼得他“哎哟”一下,蹲在地上,田海愤愤的扭头走了。

田海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田海要干净的钱,不管日子多艰难。

(2)

田海刚上到二楼,在楼梯口上站着一个年轻人,挡住了田海的去路。

田海,年轻人偷笑似的看着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刚才那一幕,被这个年轻人看得一清二楚。

田海被他这一叫,打了个愣神,扇动着长长的睫毛,像飞出了一只又一只小蝴蝶,迷惑地看着他。

年轻人把田海拉进了楼道里,往楼下偷看了一眼,看见假娘们儿还蹲在那里“哎哟”,田海往后退了两步,刚要发脾气质问,年轻人伸出手指打了个“嘘”的样子,堵住了田海的嘴,等田海安静下来后,年轻人小声地说,“我叫吕成志,一个退伍军人,刚刚分配来的。”

田海看他一脸好人的样子,“哦”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哎,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吕成志在身后喊着,田海也没回头,他无奈地下楼了。

车间里,技术员挑出了一堆不合格的贴盘,咬牙咧嘴地,不怀好意地笑着。

田海没理他,一个个刻下花纸,泡在酒精里。

其他的工人都下班了,田海还在低头工作。一个盒饭摆在面前,田海抬头看到的是在楼梯口遇到的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田海问。

“该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吃了再干,也不晚嘛!”年轻人笑着说。

“我凭什么吃你的饭?你是我什么人?你是谁啊?”田海一连珠的发问,年轻人就像一连中弹一样,吱吱呀呀的。

年轻人看田海不说话了,然后满脸严肃地说:“我叫吕成志,一名复员军人。当然也是一个……”

“你是谁与我无关,请你走开,我要工作!”田海没等他说完,打断了他的话。

田海心里委屈啊,不想和任何一个陌生人说话。

吕成志看田海低头工作,也就不说了,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技术员焦急似火地跑来了。

点头哈腰的像个哈巴狗,吕成志对他说:“你把剩下不合格的再查一遍,把不合格的你和田海一起修好。”说完转身就走了。

技术员满脸疑惑地看了一眼田海,不情愿地干起了活。

晚上十点,田海才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技术员没好气地冲她“哼”了一声,懒洋洋地走了。

田海的肚子开始叫着“我饿了,主人”,那个饭盒还放在那里,田海看了看,拿起来刚要扔到垃圾桶里,小肠子小胃又叫了:“主人,我好饿啊!”

田海想:“看他不像坏人,也不会下毒吧?”嗯,先吃了再说,大不了明天还他。

饭盒里是她最喜欢吃的饺子,她咬了一口,是酸菜馅的,他怎莫会知道,我喜欢吃酸菜饺子呢?田海纳闷地想了一下,没用几口,饺子就没了,好像谁在边上抢了一样。

田海关了灯,刚到出车间门口,一盆水从天而降,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一条上衣递了过来,擦擦吧,田海抬头看见的是吕成志。

吕成志看着她,笑了。

“很好笑吗?”田海气呼呼地问。

“你咋这儿?”田海指着他问。

“我,我就不能在这里了?我是出来查看情况的,看到了一个落汤鸡……”吕成志开玩笑地说。

回去吧,换换衣服,会着凉的,吕成志对她说。

田海像一个经历大雨的蝴蝶,扇不动翅膀,跌落下来的样子。

垂头丧气的走进了宿舍楼。

(3)

早上,田海拿着昨晚的湿衣服,去水池,技术员在楼口眯着虾米眼,向着田海“嘿嘿”了两声,扭过头唱着:“大姑娘浪来,大姑娘浪,哥哥好喜欢……”破锣似的喊着,像公鸭嗓,还一扭一扭地走了过去。

田海又是气来,又是好笑,他的样子着实像个小丑,更像个十足的痞子。

田海吃过早饭,来到车间,技术员和镶金工心蓝正在那里吵,心蓝的工作无法进行,田海的盘子老是不过关,影响了货品的进程。

田海走到近前,又是一堆的不合格盘子,其实田海的贴花质量也算好的了,起泡的少,花纸也很工整,就是有一点酒精痕迹,技术员故意拿下。

一连多日这样,镶金工无法工作,堆了一大堆,没办法只能加班,美国那边急着要货,包装打不上,走不了货,也急坏了车间班长崔华,崔华再次进行了检查,心蓝赶紧拿起金线笔,工作了。

技术员被吕成志叫走了。

心蓝对田海说:“他这是干嘛?你那惹到他了?”

田海支支吾吾不敢说。

班长崔华也问:“这是怎么了?”

崔华看田海不敢说,就说:“下班后,我俩去你宿舍,你说给我们听,好吗?”

田海没有言语,崔华说:“我知道技术员的为人,你别怕,有我们呢,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有啥事我们一起来担当。”

田海听了这话,抬起头看着她们,心蓝伸出手来击掌为誓,三个女人把手压在了一起,从此成为最好的朋友。

心蓝和崔华是附近的居民,这个瓷厂就是全体村民的。

宿舍楼里,田海说出技术员骚扰的事,崔华说:“你不说,我想都知道,每回厂里来漂亮的女孩,都被他玩了,就仗着他爸是厂长。”心蓝说:“你做得好,别因为是女孩子,就惧怕谁,你是个勇敢的女孩,我们都支持你!”三个人拥抱在一起。

三个人抱在一起,小声的叽里咕噜了一阵,三个人面对着笑了,一个计谋应运而生了,心蓝和崔华走了。

(4)

第二天下午,空气很闷,漫天的乌云,一场大雨随着一阵狂风,风里夹杂着空气潮湿的腥味,即将光临。

田海走到技术员面前,把一张纸条放在他的手里,强装了一个笑容后,转身离开了。技术员陶醉在田海走后的笑容里,嗅着手里纸条上的香气,如果有前世,他一定是醉香楼里的嫖客。

这时路过的工人王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诶,假娘们,你喝多了吧?呸,你才喝多了呢,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然后技术员用一个兰花指点了一下王二的脑门,身子还在扭,脸也扭成了一个娘们样,那种淫笑看了会把小肠子都吐了出去的。想想他,上辈子一定是一个淫荡的戏子,今世还摆脱不掉遗漏的习惯。

夜幕刚刚拉开,技术员就一扭百转的上了楼,悄悄地走进田海的房门,轻轻一推,门开了一个小缝,技术员探头进去,看了看,没有别人,田海正躺在床上,他像一条蛇一样的溜了进去,爬到田海的床上,田海背对着他,露着肩膀,馋的技术员直淌口水,赶紧脱去了上衣,解开了裤子,刚要爬上床,就听田海一声大喊:“抓流氓,来人啊!”话音刚落,崔华就闯了进来,一阵刺眼的闪光灯,咔嚓咔嚓,把技术员的裸体拍了一连串的照片,紧跟着心蓝和吕成志也到了,田海用被子蒙着头哭着,技术员一看吕成志,转啊,转,恨不得钻进洞里去,吕成志拿起衣服扔给了技术员,气呼呼地说:“穿上衣服,跟我来。”技术员跟着吕成志走了。

三个女人,趴在窗户上,看着技术员在雨中光着脊梁,跟着吕成志进了一楼,三个人差点跳起来,一起击掌,耶,成功了!

田海问崔华:“崔姐,吕成志是干吗的?他怎来了?”

“他是美国的合作伙伴派来的质量监督员,来咱们长当副厂长的,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崔姐坐下来对田海说

“他是个复员军人,在部队里是个英雄,因为雪崩救人,差点命丧雪山,后来负伤了,被委派来我们这里了。”崔华继续说着。

“对了,听说他也是哈尔滨人,和你是老乡呢!”崔华惊讶的说。

“哦。”田海听了,心里的谜团解开了,老乡都爱吃酸菜馅的饺子。

心蓝,崔华,田海,从此更加亲密,因为正义和勇敢,他们走到了一起。

△ 第二章:瓷韵

(1)

“在这里。”心蓝和田海坐在食堂的最后边,叫着刚进来的崔华。

崔华一脸心事,做下来后,看着她们。

两个人心情有点紧张,谁也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崔华。

食堂里的人,偷窥者她们,在窃窃私语。

“先吃饭吧,我饿了。”崔华说。

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心蓝是个急脾气,忍耐不住了,“崔姐,你快说,出啥事了?否则我吃不下饭。”

田海也怔怔的看着她。

崔华放下手里的筷子,吕成志叫我去说,这件事太让厂长丢面子了,厂长免去了技术员的工作,让他回家去了。好啊,大快人心啊,没等崔华说完,心蓝就插了一杠子。田海的心咣当一下子,掉在了心底。踏实了。

“那你还一脸严肃干嘛?”心蓝说。

“可是副厂长说,下个月厂里进行一次技术操作比赛,田海如果能拿的冠军,就留下来,并且担任技术员一职,否则开除。”

两个人的眼光都投向了田海,田海的心又一次提到嗓子眼,悬着。

吕成志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三个女人说:“你们可真是了不起啊,可以导演一场戏了。”

“你还得感谢我们呢,要不是我们,谁还敢在我厂工作,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一年两年的了。”心蓝这个急嘴子抢着话。

“你们太年轻啊。”吕成志说。

“嗨,老乡,你胆怯了吗?这会怎么不出声了?”吕成志对田海说。

“谁说我胆怯了,我一定拿下冠军,走着瞧!”田海倔强地说。

“你一个人不行,这次必须是组合作,我们彩烤车间的质量太差,所以我们厂决定贴花,镶金,选瓷,一起进行比赛,三个人一组,然后把最合格的产品摆放在擂台上,进行评比。”吕成志边说边坐了下来,又接着说,“我们请了陶瓷顾问和我们的老厂长当评委,共有四组,竞争不小哦!”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哎呀,该上班了,我们走吧?”心蓝惊讶地叫着,看着三个女人走出了食堂,没想到她们把头又探进来,握着拳头说:“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2)

明天就是技术比赛的日子,崔华挑出了很多白度高、透明好、光泽柔和、上了釉的盘子,杯子,还有大碗。

心蓝和田海用水清洗着,田海调皮的把花纸屑贴在心蓝的脸上,三个人笑着。

癫痫病在哪里治的好
古代中医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发作时应该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