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滥伐林木立案标准 >> 正文

【春秋】简爱(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闪烁的酒吧招牌,不断更换颜色的“释放”两字,在繁华的城市夜景里并不那么显眼,但它门前陆续来了不少人,走一批,来一批,一直延续到后半夜的2点多。

陆莎在家里把一个人的晚餐做好,吃完,饭碗洗了,作业做完了,最后冲了凉。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是晚上的10点钟了。按常例,她独自先睡了。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没有睡意,走到偌大的客厅里,打一杯浓浓的咖啡喝。滚烫的咖啡在红木桌子的杯垫上放凉,她环视这除了她空无一人的房子,所有的装修都精致、高档。她想起来,在她十岁之前的老房子,在遥远的陕北,那时两层楼房,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个充足的家庭。好像是十岁多的时候,有一天,爸妈商量着离开家乡,说给他们赚更好的未来。她和爷爷奶奶极力阻止,说我们并不需要太多,这样就好。可是爸妈们雄心勃勃。那一天,她和爷爷奶奶目送爸妈离开,她记得爸妈们迫不及待离开的脚步,匆匆跟他们摆手再见后没有再回头。她也记得爷爷奶奶失落孤寂的眼神和自己无助可怜的心情。然后,几年的守望,爸妈们回来接他们到北京去,爷爷奶奶更显得年老,他们苦笑着说,我们年纪大了,普通话也说得不好,在那个大城市不能适应的,就在老家吧,你接莎莎去那边过好日子,好好培养她,日后有出息了我们脸上有光!爸妈们并没有多加劝说,只是许诺说一定会将莎莎好好培养成人。次日,就带着陆莎离开那个小地方,来到这里,过有车有房的富裕生活。但代价就是不断出差的爸爸,留下妈妈和她的无数个夜,相隔了几年,她对妈妈就疏远了些,谈话少,然后越来越少……

陆莎吸吸鼻子,端起咖啡,也没吹就喝一口,烫热的咖啡一入口就让她的心都猛地一个抽搐,她一口吞下,然后,泪水就溢出来了,她也不擦拭。好像终于找到一个让眼泪肆意流淌的机会。她看看墙壁上的时钟,指向了深夜11点46分,她慢慢喝完剩余的咖啡,今晚,妈妈记不起来什么日子了?爸爸,有没有给她打来一个电话?

第二天一早,陆莎是被妈妈推门进来的声音吵醒,她才知道自己昨晚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把手上的抱枕扔到一边,坐起来,还来不及问,妈妈就皱着眉头轻斥:“你昨晚为什么就在这睡?不冷么?”陆莎心里想着,那是因为等你。但她看看妈妈那憔悴的倦容和眼角遗留下哭过的痕迹,什么也不说。“嗯。”回房洗漱完,换衣服背上书包,走到玄关处的时候,她回头对妈妈说:“昨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妈妈在沙发里蜷缩着,对她说的话没有丝毫动容,慢慢闭上眼睛。她目瞪口呆,不想妈妈会是这样的态度,她有点羞辱,咬紧嘴巴,重重地关上门!

走到小区门口,遇到了等候已久的简爱,他冲着陆莎憨笑,陆莎心里暖暖的,也笑笑,和他并肩着走出去。简爱看着她的表情,心里自知她有几分不高兴,他也不问。他提议:“我们到那边的早餐点去吃烧饼好不好?”他这么一说,陆莎肚子好像真的咕咕叫了,她点点头,和他走向早餐店。一人点了个白粥,要两份烧饼,热乎乎地开吃了。东西下肚后,充实感满满的,陆莎精神也爽朗很多,她用纸巾擦擦嘴,看到简爱正盯着她看,那眼神就像她刚把他做的早餐吃完一样满足。她不好意思地马上低头翻钱包,简爱见状把没吃完的烧饼往嘴巴一塞,起来就跳着过去结账,对着正煮粥的老板娘指指他们那桌,嘴巴被烧饼包着,说不了话,支支吾吾地做手势,他干脆直接掏出钱给老板娘,老板娘这才会意了,看看桌子,看看陆莎,笑笑:“20元。”结了账,简爱也把嘴巴里的烧饼给消化了,他把找回的钱塞口袋,走回桌子,对陆莎说:“走吧。”拿起他那碗粥,“嗖……”一声喝下肚。陆莎急忙提醒道:“慢点儿!”简爱咧开嘴巴:“吞啦!”“你!”“哈哈!”……

到学校,陆莎马上和他隔开空隙,站另一边。简爱也知趣地保持距离。上楼后陆莎先进教室,简爱尾随身后。刚坐下,后面的声音就传来:“唉,陆莎,我昨天路过‘释放’酒吧,看到你妈妈进去了哎!酒吧好玩嘛?”陆莎“嚯”地一回头,林曼丽正笑吟吟地看着她。她不知道说什么,又掉回头去。“还有,我听说谁在那国际酒店也看到过你爸爸,说旁边是个短发女人,不是你妈妈,那是谁啊?”陆莎心一震,她头一次听说,来不及证实,就已经惊讶地蒙羞了,她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回头。身后有人问:“是不是啊,曼丽,你可别乱说哦!”“就是,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哎!!没有啦,我也就是听我爸爸说的嘛,他认识陆莎家爸爸,我不是关心她才问嘛?”林曼丽依旧拉长她的细音,听不出来是关心还是幸灾乐祸,陆莎只觉得那声音十分刺耳。“陆莎,你倒说话嘛?我说错了吗?”林曼丽不依不饶。“正巧,我妈妈也喜欢去那个酒吧,我爸爸呢,应酬的时候身边也有女员工!”简爱声音洪亮地站出来。林曼丽闻言怔怔,随即笑道:“是吗?”就不再说话。简爱看看她的身影,有点颤抖。他想上去去宽慰几声,但这是教室,再者,她也不会领情。

陆莎渐渐地把头趴在桌子上,好像昨晚等妈妈等很久,在沙发里没睡好的缘故,她很累。她脑海不断地浮现妈妈回来的样子,她也迅速地剪辑着爸爸在家可疑的画面,她觉得事情好像都按正常的渠道发展,她找不出来哪里不对,又好像有被背叛的痛苦,她的头大了……

请假回到家,她掏出钥匙开门,却对着门锁的钥匙孔插了几次钥匙都没插进去,打开后她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脚踢开门,撞入她眼帘的是依旧在沙发上蜷缩着熟睡的妈妈。她揉揉眼睛,突然间的怜悯让她先前的质问都消失得无影踪。她不想把那层纸捅破了,她转身轻轻关上门,漫无目的地走,无助的感觉在冬天里瑟瑟发抖。她想起了今早和简爱去吃的早餐,她饿了,找家奶茶店,要了热拿铁和热狗,鱼蛋,一大堆吃的放在桌前,她一口气喝完了拿铁,把肚子吃撑了,最后慢慢咬着热狗,她想起了林曼丽口中的国际酒店,于是下决心了往外走。

简爱看着她那空着的书桌,他心里急得团团转。他了解她的秉性,他怕她出事。不过他找不到请假的理由,他只是不断地想起她抓起书包往外跑的样子,毅然决然。上课铃响,他有点担心老师的发问,谁会怎么告诉老师她的缺席?老师站上讲台,凝视教室一圈,清清嗓子:“陆莎同学由于她母亲生病而请假照顾,嗯,是个好孩子。那么,我们上课。”台下有些嘘唏的声音,林曼丽小声地说:“那么突然?那她又干嘛来学校嘛?”简爱厌恶地瞪过去,林曼丽没有发觉,也许看到了,但她不受影响。

下午,简爱在小区门口等了好久,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只好悻悻地走向学校。可是到学校也没不见陆莎。

第二天简爱依然早早守候在小区门口。他昨天挣扎犹豫过,想去陆莎家找她。他知道她家在哪一栋,哪一层。但他怕一旦自己去找,会看到些她不愿让别人看到的情景,完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他搓搓双手,出来的时候急,忘带手套了,才站一会,手就冷得僵硬起来。他不断往小区内张望,盼望她快点出现。不久后,她果然出现了,简爱吓一跳,她的左脸微微肿起了!简爱跑过去,陆莎一直事情想得专注,被他的出现一惊,接收到他的眼光,她不自然地摸摸脸。他想大声问她昨天一天哪去了,谁打你的?但看到她的沉默,有点心痛,他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她却闪开,他的千言万语汇集成两个字,缓缓张开嘴巴:“痛吗?”她摇摇头,走在前面。他跟上。沉默。走到路口的时候他开口:“我们还是去那家吃早餐吧?”陆莎愣愣,好像压根没想过需要吃早餐,她又想摇头,简爱自主上前拉起她的手往早餐点奔跑:“快点,不然来不及了。”陆莎又是一怔,看着他紧抓着她的手,她有点恍惚,好久好久,爸妈都没拉过她的手了。

简爱把椅子拉开,把陆莎轻轻按坐在椅子里,他也不问她,就张罗点早餐,很快,端来两碗瘦肉粥,两份烧饼,她的面前还多了一份荷包蛋。简爱的双手在她眼前晃晃,再把勺子递她手上:“快吃,吃完上学去啦!”

吃饱后,陆莎的精神气色都看上去好了很多。简爱满意地拉起她的手去学校。

一到教室,林曼丽又堵在她面前:“啊,你昨天请假说照顾妈妈,你妈妈是生什么病导致你的脸都肿了?”陆莎眉头一皱,十分厌憎地拉开林曼丽挡住的身躯,语气恶劣地说:“你那么闲?专门打听我的家事?狗仔,说得就是你这种人吗!”周围看笑话的人马上笑起来,林曼丽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她气鼓鼓地:“哼!”一声,回到座位。简爱也握紧拳头,好不容易陆莎的样子恢复正常了,林曼丽又来揭她伤疤!她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下午放学后,陆莎径直离开教室。简爱小跑着跟上。简爱沉默着跟她走出校园,路过柏油大路,来到广场中央,陆莎停下来,找到一张石凳,也不拍去那上面的灰尘就坐了下去。陆莎眼睛迷离地看着远方,偏着的脸颊让那边肿起的脸更显得明显。简爱心里一股冲动,他差点就脱口而出,问她昨天一天去哪里了,谁打她了?可是看到她那单薄的样子,他还是把那些话堵在喉咙里,吞吞口水,顺便把那些话也带进肚子里。他在陆莎旁边的石凳坐下来。半晌,抬眼看看天色,支支吾吾地问道:“天快黑了,还没回家,你妈妈会找你吧?”陆莎回过神来,冷笑一声:“呵呵,我妈?她才不会找我,她才不会想起来还有我。”简爱不说话,他没有类似的经历,他的家庭条件不错,爸妈对他还好,总之他的家庭生活是温暖的。陆莎突然话锋一转,声音带着颤抖的怨恨:“我恨!恨毁灭我家庭的所有!”说话间陆莎拽紧了拳头。简爱看着她那青筋暴起的拳头,不相信地摇摇头,这不是他所认识的陆莎,不是。简爱不由自主地轻轻摸了摸陆莎的头,细语道:“不恨,我们只有让自己更坚强,过得更好,才能最好的报复他们。”陆莎怔怔地看着他,他的话让她不能反驳,她并非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他这么一说,她好像也没力气去恨了……

陆莎最近很怕回到家里。她犹豫很久,在家门口蹉跎,徘徊很久,最后还是拿出钥匙打开门。扑鼻而来一阵饭菜的香味,她愣愣,今天妈妈在家做饭?她惊喜地换上鞋子,往厨房跑。打开厨房门,看到了妈妈正忙碌的身影,她闻到一股快活的气息。她看看妈妈脸上不易察觉的一丝笑,小心地问:“妈妈,今晚做的什么菜?”妈妈这才发现陆莎,她用汤勺试了口汤后,笑笑说:“你爸爸今晚回家吃饭呢。”陆莎吃一惊:“啊?爸爸?”妈妈不解:“怎么了,爸爸回家吃饭很意外?是哦……”妈妈有点歉疚地说:“爸爸是很久没回家吃晚饭了,这不,他忙嘛。嗯,应该快到了,你也洗洗脸,去客厅等着吃饭吧。”陆莎点点头:“我帮忙端菜吧。”妈妈听了一怔,陆莎却转身洗手去了。

把所有菜都端出来的时候,陆莎爸爸回来了,爸爸本身就高,发福的身躯在她和妈妈中显得更庞大,她和妈妈都比较瘦。爸爸看看陆莎,眼神闪烁了丝丝不安,好像还带点愧疚。陆莎当没看到,去盛饭,经过妈妈旁边的时候,陆莎用眼角的余光看看她,她脸上有掩不住的高兴。吃饭的时候爸爸很温馨地向她们道歉,因为工作忙,都没跟她们好好吃过几餐饭,并且承诺以后会尽力回家和她们吃晚饭。妈妈笑了,陆莎抬头就看见妈妈那眼角的皱纹,真是明显。她低下头,却什么都不说。

吃过饭,她突然没有心情帮忙收拾,她盯了一眼满桌剩下的菜肴,有些菜都没开动。她甚至不想去看那个她得叫爸爸的男人。第一次,她对他感到十分厌恶。她什么也没跟爸妈说,就直接走出家门。夜晚的风凉得刺骨,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慢慢走着,来到小区的广场,放着时下流行的歌曲,很多中年的妇女,男人,也有些年轻人在跳舞。她坐下来观赏,头一次觉得挺不错,一曲完了,她就随手鼓掌。看了很久,她的心开始有点温热,于是她起身准备走。远处有个男人走过来,她好奇地看过去,见到他在那群舞者中停下来,打开手中的袋子,把保温杯里的水递给其中一个中年妇女,那女人接过后笑笑,放在一旁的地上。那男人说:“我先上楼去看孙子去了,别跳太晚,早点回来。”她直勾勾地看着那女人幸福的笑,她满腔的嫉妒!

她走回去,一路脑子浮现很多画面,她的心已经不再纯净,心里波澜起伏,她痛苦,怨恨,绝望。最后,她疲惫地走进家门。刚换上鞋子,妈妈的声音就传来:“你走哪去了?你爸爸正要问你功课呢,没等到你回来,又忙着应酬去了。”陆莎一愣,继而冷笑,呵呵,爸爸?你的施舍就一个晚饭时间么?!

简爱一早又候在小区门口,可是到时间了都没等来人。他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想想又关上手机。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学校,走到教室的时候,心情是莫名地万分紧张。当他走进的时候,看到了她,她端坐在书桌前。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想跟她打个招呼。可是,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简爱默默地从身边走过。整个早上,陆莎没有回头,也没有离开过课桌。简爱在后面远远地注视她,但她没有一丝察觉。简爱回想昨天发生的点滴,没找到自己得罪她的理由,林曼丽这几天也没说她家事的长短了,那么,她又是怎么了?

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呢
朔州癫痫病治疗中心
癫痫病发作要怎么做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