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全球变暖原因 >> 正文

【荷塘】雨夜不再来(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又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漆黑的夜里,电闪雷鸣,望着外面深黑的夜幕,忠浩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最近,他总是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发呆,默默地回忆,然后是,默默地孤独!

忠浩是这个小镇里十分知名的心理医生,二十五岁,沉默帅气,英气逼人。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众多知名企业的盛情邀请,而是独自一人拎着行囊,来到这偏僻的小镇,开了一家小小的私人心理诊所。

他的诊所很萧条,也许是因为,小镇里的人,生活安逸,思想富足,所以,让擅长心理学的忠浩无从下手,但是,他的诊所又是繁华的,因为,他的年轻和帅气,吸引了太多的女孩,在他这里驻足观望。

然而,对于她们的热情,忠浩却是冷漠的,最多的时候,他只是象征性地和她们聊聊,然后,就是简单地笑笑,并不多言,姑娘们在几次三番的探询之后,最后,终于,一个个寂寞地离开。

自此,这个多雨的美丽小镇,因为忠浩的到来,更多了一份神秘和寂寞!

【二】

忠浩住在离诊所不远的一所简单的公寓里,那所小小的公寓里,除了忠浩,还有他精心饲养的一只小兔子,它是一只纯白色的可爱精灵,周身有着雪一样洁白的绒毛,更有着可爱的小嘴以及深情的眼睛。单身的忠浩,给这只可爱的兔子,起名为“晴晴”。他说,因为兔兔,有一双可以看透人世的眼睛。

除了心理诊所,晴晴,便成了忠浩生活的全部!

可爱的晴晴,点缀了忠浩寂寞的生活,也是他最深刻的等待,漫长的岁月里,因为晴晴,忠浩,不再寂寞!

“淇淇,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我,不要丢下我,不要。”

忠浩无助地跪下来,雨淋湿了他的整个衣襟。

女孩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倒在地的忠浩,冷冷地说:“起来,你给我起来,最讨厌随便向女人下跪的男人,我告诉你,我早就不爱你了,不要再求我,那个男人有钱有车,什么都能给我,你能吗?”

女孩拂袖而去。只留下一脸沧然的忠浩。

忠浩点燃手里的一只烟,思绪再一次飘向了远方,记忆,又一次,回到从前。那个美丽的女孩淇淇,是他的大学同窗,亦是陪伴了他四年的大学女友,四年里,他们如胶似漆,相偎相伴,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曾经以为,这样的爱情,便可以一生一世。

然而,世事难料,他用心经营了四年的感情,却没能等来他想要的结局,在临近毕业的日子里,淇淇没能经受现实与物质的诱惑,在现实面前,因为他的贫穷所以她选择了大款,而他,则成了落魄的失恋情人,最后,他一无所有。

手里的烟蒂燃去了大半,而思绪仍然飘渺,忠浩飘忽的眼神定定地望向窗外,望着那漆黑的夜幕,直到残留的烟蒂烧到了手指,他仍然没有感觉得到。

几天前,晴晴失踪了,没有了去向,那个他最爱的晴晴,陪伴他走过无数风风雨雨的晴晴,总是有着一双无比深情双眼的晴晴,就这样,在他的生活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他以为,这世上,只会有淇淇,才会如此绝情,没想到,晴晴,也可以如此残忍。

失去晴晴的忠浩,更寂寞,晴晴,是一个可爱的精灵,但是,这个精灵,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没有去向,没有影踪。

“莫非,就连晴晴也会嫌弃我的贫穷与寂寞么?”

想到这里,忠浩在心底,苦笑了!

按灭手里的烟蒂,忠浩懒懒地起身,随手抓过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笃、笃、笃”。声音急促,却十分规律。

忠浩下意识地抬腕看了看手表,晚上十点,“哦,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忠浩的诊所平日里就如同这个小镇一样的安宁,很少有病人来,就算有,也基本上是在白天,夜晚,特别是八点之后,很少会有人来。

忠浩疑惑地向门边走去,脚步很轻,轻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呯、呯、呯”的声音,规律而平和。

终于,门开了,站在门外的,是一个飘渺的白衣女子,白色的轻纱小衫,白色的紧身裤,白色的高跟鞋凉,周身都是雪一样的晶莹洁白。

“很晚了,我没有地方可去,我可以暂时在你这里坐一会吗?”

女子温婉地问道。

“当然可以。”虽然疑窦丛生,但是,忠浩还是在心里升起一丝柔情。

“来,坐吧,喝点水,暖暖身体。”

忠浩拉了一把椅子,顺便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的面前

“哦,谢谢!”女子低低地说,声音小得如同蚊音。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因为,我实在没有地方可去。”

“没有地方可去,怎么会?你没家人吗?你的家呢,你住哪儿?”

“我没有家,从来没有,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儿?是啊,我该去哪儿呢?”

女子哀伤地答,眼睛里充满迷蒙的雾气,似有泪水流出来。

忠浩细细地打量面前的女子,却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忠浩问道。

“不,我不要,再说,你们吃的东西,并不是我想要的。”女子说。

“什么?”忠浩惊讶地瞪大眼睛。

“没什么,我只是想在你这里坐一坐,坐坐就好!”女子再一次说道。

时钟指向10:30,“哐”的一声钟响,女子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紧张地拍了拍手心,说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收留了我!”

忠浩惊诧地问道:“外面黑,又下着雨,你干嘛要急着回去,不然,我送你吧,你住哪儿?”

“不,不用送,如果可能,我下次还来。”

女子说完,就飘到了门口,只一刻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忠浩呆呆地站在那里,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雨夜,忠浩不能成眠!

【三】

转眼,很多个日子过去了,那个白衣女子,并没有出现,她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还会再来。

她就这样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忠浩那颗紧张而又牵挂的心,就这样慢慢淡定下来。

又是一个有雨的夜晚,风,悄悄地吹,忠浩独自坐在诊所的椅子上,静静地望向窗外深垂的夜幕,燃起一支烟,让思绪,飘洋过海!

就在这时,门又一次急促地响起。“笃、笃、笃”的敲门声,和上次一样,错落有致。

忠浩紧张地望向门口,下意识地,又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依然是晚上十点。

这一次,没有等到忠浩开门,门就自己慢慢地打开了。

如上次一样,白衣女子轻轻走了进来,落地,没有声息。

雨很大,比上次还要凶猛,可是,女子的身上,却没有半点湿的迹象。

她熟门熟路的走过来,拉开椅子,缓缓坐了下来。

“不请我喝杯茶吗?”白衣女子轻柔地问。

“哦,好的”忠浩慌忙起身,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女子慢慢地啜着杯子里的茶,脸色慢慢红润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么?”女子轻轻地问道。

忠浩默默地摇头。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内心里的伤。你是一个知名的心理医生,你可以医得好,所有受伤的心么?”

忠浩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愣愣的没有回答。

“你医不好的,是么?因为,你连自己的伤,都没有办法医得好,是么?”女子继续追问。

忠浩更加地愕然,他紧张地问道:“你是谁?”

“我不是谁,我就是我,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个心里有伤的人。”女子说完,眼睛里再次溢满了泪花。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忠浩大声问。

“你无需那么紧张,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迷路女子,希望有个人,可以给我指点迷津,我爱上了一个人,但是,我们却无法在一起,他曾经说过,我是他心中一个洁白的天使,更重要的是,我有一双深情的眼睛。”

女子说完,身子已经飘了出去。

“忠浩,你说过的,你忘了么,我有一双深情的眼睛。”

女子不见了,但她的声音,却久久不曾散去。夜色里,传来风的声响,墙上的挂钟,又一次,指向了10:30分。

桌子上,女子喝过的茶,依然在徐徐地冒着热气,而忠浩,仍然傻傻地没有从梦中醒来。

【四】

时光流逝,转眼,又是一年。

同样的夜晚,同样多雨的季节,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忠浩,特别害怕有雨的日子,然而,南方小镇,一年四季,都是多雨的季节,这些连绵的雨丝,就如同忠浩那些深不见底的疼痛,四处蔓延。

最近,诊所的生意好了起来,病人也渐渐地多了,这个安宁的小镇,似乎不再有往日的安宁,患有各式各样心理病症的人越来越多,忙得忠浩忘记了回忆,忘记了寂寞。

这一天,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已经是晚上9:30了,忠浩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准备喝一杯热茶,就回家休息。然而,拿起空空的水瓶,晃了晃,没有一滴水,忠浩在心底,苦笑了。

忠浩回转身,抓起上衣,准备出去买包烟,因为,繁忙的生活,让他好久没有体会,在烟雾缭绕的境界里,默默回味的滋味了。

出门不久,忽然发觉,忘了带伞,冰冷的雨,打得脊背冷冷地疼。忠浩无奈地回转身,走向来时的路。

刚刚推开熟悉的门,忠浩惊呆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白衣女子,又一次出现在忠浩的视线里,此时,她正坐在忠浩刚刚坐过的位子上,定定地望着他。

“浩,你回来了。”女子低低地唤他。

“哦,是的”。忠浩平静地答道。

此时,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有恐惧的感觉。仿佛,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美丽女子,需要他的拯救,以及他的温良。

“说吧,你的身上,有着怎样的故事?”忠浩拉过椅子,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故事很长,诉说,也会苍白无力。”女子答道。

“说吧,我愿意倾听,并且,会是一个最好的听众。”

忠浩望着女子的眼睛,真诚地说。

“真的说了,你会懂吗?”

“我会懂的,我相信。。忠浩深情地答道。

“我很冷,抱抱我吧,”女子打着冷颤。

忠浩站起来,默默地走过去,张开宽大的怀抱,给了她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拥抱。

女子的体温,却渐渐冷了下去。

“浩,其实,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直都是!”

女子低低地说。

“但是,浩,今生,能得到你的一个拥抱,我已无憾。”女子继续说。

忠浩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子,觉得她的身体愈发地冰凉,以及,越来越弱的呼吸。

“浩,吻我!”

忠浩深深地低下头,俯身深情地吻住了女子的唇,她的唇如此冰凉,又如此甜美,但是,他却感觉到了,她的唇渐渐变冷,渐渐僵硬。

“浩,每天看到你不快乐,你知道,我有多心疼,我爱你,爱了好多年,可是,你却不知道,而且,从来不知道。你的心里,只有淇淇,是么?”女子柔声问道。

她一边说,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费力地抬起双手,默默地抚摸着忠浩棱角分明的脸庞。

缓缓地说:“浩,你难道忘记了,你曾说过,我有一双深情的眼睛,但是,你却不知道,今生,我的深情,只为你!”

说完,女子的手,慢慢滑了下去。最后,这个美丽的白衣女子,慢慢地化作一缕白色的青烟,渐渐散去......

忠浩疯了一样地冲向外面深黑的夜幕,站在倾狂而泄的大雨里,对着天空嘶喊道:“晴晴......”

【五】

第二天,天亮了,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被大雨冲刷过的街道,明亮而耀眼,宽敞而笔直的通向远方,枝头上的小鸟,更是吱喳欢叫,样子喜人。

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忠浩一夜疲惫,拖着僵硬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近了,正要推开熟悉的家门,可是,他一下子怔住了,就在他公寓前的小小院子里的一个角落,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精灵。

周身有着雪一样洁白的绒毛,更有着可爱的小嘴以及深情的眼睛。

是的,深情的眼睛!

此时,这个小小的白色精灵,正在温暖的阳光下,对着忠浩,散发出阳光般迷人的笑。

自此,这个温暖的小镇,雨夜不再来!

......

小儿癫痫疾病症状治疗
女性患有癫痫病能治好吗
沈阳癫痫正规医院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