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芜湖周边 >> 正文

【江南小说】晚秋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阵秋风吹来,空气里泛起的尘土的味道,夹杂着凄凉,落叶铺满了整个街道,一眼望不到边,霓虹闪烁,驶来的汽车上的灯晃得晓凌睁不开眼,她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不快也不慢,传到耳朵里的高跟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格外的有节奏,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路上,熟悉的是踩在脚下的路,和路边的每一个建筑物,陌生的是每一天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人从她身边走过,一张张不同的面孔,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着,有各自的喜、怒、哀、乐,为不同的家庭、责任生活而奔波着。就像她自己一样,每天都走在这条路上,因为这是一条通向她生活的路,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每天的走下去,就像她不喜欢这时下的秋风一样,那种凉爽的感觉已经不在,剩下的只是瑟瑟的苍白和卷起的落叶夹杂的尘土的凌乱,在晓凌感觉这就像污黑的指甲挠出的皮屑一样的让人感觉恶心,晓凌的脸上露出了厌倦的冰冷,然而却无可奈何,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是自己改变不了的,想到这里,晓凌总会下意识的捋捋自己的头发,继续向前走着。

自从参加工作以后她就这么两点一线的走着,想想已经将近十年了,从毕业她就来到了这个单位,一直到现在,这几年里晓凌把自己的青春和所有的热情都放到了这份工作上,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也只够平常自己的花销,与所谓的什么事业扯不上一点关系,所以朋友都说她太老实。晓凌总是笑笑。而此刻,面对着这满街的空旷,她突然感觉若有所失,她不敢去想内心深处的东西,也不敢睁眼去看身边的情景,每一丝的景况都会触动到她最敏感的神经,晓凌突然感觉其实自己就是飘零在这空中的落叶,脆弱却不想面对现实,睁眼看着四周的黑暗她再也走不动了,有种比眼泪更可怕的东西在身体里吸食着她的所有精神,啃噬着她原本就脆弱的心。她背靠着路边的一棵树,此刻想到的人是他,或者说她只能想到的是他,这个像血液一样流动在身体里的男人,从见到他那一刻起,他就不曾离开过她,从那一刻起晓凌就小心翼翼的将他挂在脸上藏在心里,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不见了。同样,在她见到他那一刻也注定了他是不属于她的,很多很多日子里她在享受着生活的美好,应该说是他给她的美好,她不能忘记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能忘记他给她说的每一句话和每一分钟的温存,晓凌感觉到了眼睛里溢出的温暖的液体,身体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她闭上眼睛听着他怜惜的喘息任凭他的吻落满她每一个毛孔。思绪飘到了一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天是姑姑的祭日,五月的阳光有些刺眼,风却还温柔,一大清早晓凌就带了鲜花和祭品向姑姑的墓地走去,远远的她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墓碑前面,一身黑衣,挺拔的体态。晓凌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她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想着“姑姑死的时候还未满二十岁,还未出嫁,再说除了她自己是没有别人会来的,就算是朋友,可往年自己怎么就没见过”。她正在沉思中,只见那个人,向她走了过来,晓穿着一件白色的旗袍外面罩着一件薄薄的棉质的白色外套,眼睛看着那个男人。

“你是晓凌”他站在她面前,表情严肃的望着她的脸,几丝温柔几份和蔼却没有一丝怀疑自己的猜测。

“你怎么知道我?”晓凌更觉奇怪的望着他,脑子里搜索着所有记忆,可是她确定真的不曾见过他,但对于这个人她却有种莫名的亲切,“请问你认识我吗?你怎么称呼?”晓凌很有礼貌的提问着,依然不失自己与生俱来的那种温柔。

“你和你姑姑长得一模一样”他转过身去,眼睛望着墓碑,语气里透着些许的凄凉。

“姑姑,难道他是......”晓凌的心里突然有种恐惧的感觉。她眼睛看着他,陷入了回忆里......

姑姑比她大十几岁,姑姑死的时候她还小,记不清事,只是后来,她从妈妈嘴里得知,姑姑是自杀,是为了一个男人而自杀的,因为晓凌的家里从她姑姑的姑姑往处数,都是男丁兴旺,每辈里都只有一个闺女且每个闺女的命都不好,不是丈夫早死就是自己短命,所以当时姑姑的婚姻是遭到男方家里强烈反对的,知道的人,都不与她们家里结亲,都说江家的闺女是不吉利的,但江家的闺女却个个聪颖漂亮知书达理。晓凌当时就想,到底是怎样的男人能让姑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在她的心里就想着,以后自己是不谈恋爱的,也不会喜欢任何一个男人。姑姑的死是让爷爷感到即心痛又蒙羞的,所以只是草草的把她葬到了这个荒凉的山岗上,并不许任何人再提起她,晓凌也是长大后才见过她的相片,且每年背着家人来这里祭奠这个她从未有过任何记忆的亲人。

“晓凌,我见到你时你还不到三岁,小柔经常抱着你,她说你长得很像她,长大了一定和她是最亲的,可是谁知道......”他的脸上显出那种凄凉的无奈。

“江心柔,是姑姑的名字,这个名字已经被人遗忘了好多年了,家里人也从不喜欢再提起,而他却还叫姑姑小柔,看来他一定是慕文轩”晓凌抬眼看着他,仿佛有几份仇恨却又无从说起。“你来干什么,难道死了也不让她安宁吗?”她的目光冷冷的从他脸上划到姑姑的墓碑,如果她会骂人的话,肯定得把最可恶的词语用到他的身上。晓凌的眼睛发出的愤怒的光一直瞪着他,可她心里却有种让自己说不清的感觉,似乎她是在强迫着自己的心去恨他,但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不想这样做的,她对他反而有种有种欣赏的感觉,她说不清是为什么,可能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缘分,但却分不清是好是坏。她感觉他的气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和高高的鼻梁上架着的那幅眼镜是她很难抵触的一种男性的魅力,也许这种魅力不是最好的,却是最吸引她的,想到这里,晓凌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颜色,她的心注定了再也难以平静。晓凌祭奠好姑姑,还不等他再说什么,已经转身离开了。

那天到了公司里,晓凌一直神思恍惚,早上发生的事情一直在她心头挥之不去,那种错综复杂的感觉让她理不出个头绪来,一天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过去了,快下班的时候她接到老板的通知说是让她一起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晓凌感觉自己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但是看看老板严肃的样子她感觉是非去不可的,还是一口答应了,她化了淡淡的妆这样可以使自己看上去显得精神些,又换上了一套职业装,这样做她似乎是在掩饰着自己的那份憔悴,她对着镜子给自己添几分状态,告诉自己不要想的太多。

车子在一家豪华的星级酒店前停了下来,晓凌他们走了进去,对于这样的应酬她一般是能推则推,她生来就不喜欢这样的气氛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自然,会浑身难受,永远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包间里她正看着墙上的图案陷入沉思中,听到老板那种那种一惯的应酬言语,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既讨厌又恨不起来甚至有些渴望再见到的一张脸----慕文轩。晓凌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也没有任何的语言,片刻的凝滞她拿起了随身的东西只是客气的说了几句话称自己不舒服就离开了,老板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慕文轩却一直很有风度的将她送到了门外,一直看着她的身影离开才又进了屋。

晓凌回到家里,泡了杯荼站到窗口,那一晚天上有月,月亮时隐时现的躲在云彩后面,她看窗外的一切景象,第一次真正的读着自己的内心,太多的日子里她没有感觉到寂寞也从未体会到快乐,她觉着自己一直都是为了生活而生活的,没有太厌恶的东西也没有让她感觉欣喜的事情,她不知道别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是不是也和她的生活一样,不,她脑子里出现了同一个办公室里,青芳神采飞扬的样子,那个女子总是不定时的大喜大悲,都是为了他的男朋友,当时晓凌总是一笑了之,从不曾在意。而此刻,此刻她的心里也是乱了,她不敢想,就算自己也会遇到一个心仪的男人就算自己也会谈恋爱但是那个人也不能是他,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那个杀害姑姑的凶手,她告诉自己她是恨他的,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她又怎么会把他放到心上呢?再说,就算,就算她真的爱他,可这段不伦之恋又将在她的家里掀起一段轩然大波,想到这里晓凌长长得叹了口气,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了,那一个个的情节足足够写一部小说了,不想了,不能再想了,想些个不可能的东西只是在浪费感情。晓凌躺在床上,把被子扯过来盖上,不是因为冷只是她喜欢那种被子的味道,强迫着自己赶快睡去。

第二天,早上,晓凌像往常一样下楼准备上班,她又看到了他,像是守候已久的样子,并且告诉晓凌不用去上班了,他已经帮她请了假,他邀请她随便走走,晓凌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谁知这一随便走走,晓凌就再也放不下了,“生平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天气还是微微的有些热,慕文轩第一次牵起了晓凌的手,温暖的将她拥在了怀里,“晓凌,自从小柔不在了,我就走了,这些年里我和所有的亲人都失去了联系,独自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孤独的生活着,我像一部机器一样的生活着,所有的人间的情感都与我无关,直到又遇到了你”。“可是,你是把我当作姑姑的替身吗?”晓凌无辜的抬头看着他,“开始我也害怕自己的感觉,可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就是江晓凌,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所想的都是我经历过的,我不可能让你再成为第二个江心柔,晓凌请你相信我”。月光下这个男人成熟赤诚的脸让晓凌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她吻上了他的唇,那样热烈的忘我的吻,他们把所有现实都抛在了脑后,那怕是片刻的远离现实都让彼此感觉是幸福的,晓凌是脆弱的也是极看得开的女子,她知道当年他不曾能救了姑姑,此刻就算是他有能力抛开他的家族难道自己的父母会让往事一笔勾销吗?她不愿意想也不敢想,更不愿意面对现实,所以她珍惜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沉浸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

在这个秋夜里,在晓凌的心最最脆弱的时候,在她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他来了,来的那么及时,此刻,慕文轩终于不再遗憾,他将晓凌搂在怀里,忘情的吻着,他得到的不仅仅是又一次爱情,而是挽救了一个生命,如果当年他也能这样及时的赶到江心柔的身边,那么一切的一切又会是怎样的呢?他抚摸着晓凌温热的身体,深情的吻干她的泪水“晓凌,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永远都不能再失去你......”。

什么情况表示癫痫发作了
癫痫发作时该怎么办你知道吗
睡眠型癫痫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