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验电插头 >> 正文

【菊韵小说】夏日的诱惑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夏日的夜晚,月光如同潘多拉的盒子,洒落了一地银色的珍珠。那一颗颗珍珠串起了万家灯火,在美丽的夜空散发着诱人的温馨。深蓝色的天幕上,那繁星点点孤寂地挂在天边,犹如美丽女子含羞的眼睛,温情脉脉地静观这尘世间的风风雨雨。

夏夜的小路上,热闹极了,有泡在水塘里青蛙欢唱的歌声,诱惑着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对唱。花儿们在月光的缠绵下,散发着迷人的香气,诱惑着飞虫们上下翻飞。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叫,诱惑着夏夜的神秘。灵动的风儿四处追随着醉人的月夜,诱惑着人们三三两两出来散步。

静芝喜欢在月夜下散步,那明月仿佛离自己很近,又仿佛离自己很远,说不清是如水的月光吸引着静芝,还是这醉人的爱诱惑了自己。还是春天的时候,认识了一位自己很中意的男朋友,是一位小提琴手,名叫陈冬,不但会拉动人的小提琴曲,还写一手好文字。那流露的艺术修养令静芝为之赞叹。这几个月来,他们的关系发展迅速。静芝心中的快乐溢于言表。站在这空旷的夜空下,心情竟如美丽的月夜一样,那份快乐的满足在嘴角荡漾开来。

手机的铃声响起,静芝含笑歪着头接听电话,是好朋友春朵轻柔的声音。“静芝,在哪里啊?”静芝调皮的笑道:“我在月光下!不是说好的,我在咱们经常散步的那条小路上。”电话里传来春朵哈哈的笑声:“小心月神把你拉走了,我快到你面前了。”静芝抬头望去,春朵如一股风般的来到静芝的身边。热切的挽起静芝的胳膊,那幽香的香水味直冲静芝的鼻子。静芝埋怨着:“都走跟前了,还打什么电话啊!”春朵得意地撇撇嘴角,“看你专注的神情,怕把你的美梦打碎了,哈哈!”两个好朋友相视一笑,踏着如水的月光漫步。

好朋友春朵是静芝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两人无话不说。好得就像一个人,春朵永远穿着她喜爱的紫色衣服,是一个不喜欢张杨的女子。长长的秀发随便用紫色发簪别起,那脑后发簪上的白钻一闪一闪的闪耀着光芒。清瘦的面孔,精致的五官带着一种忧郁的美。

“朵,他没在找你吗?”静芝轻轻的寻问。春朵抬头看了看那满月,答非所问的叹道:“月亮为什么千百年来都是那么神秘,因为谁也猜不透它的心。走都走了,他不会回来了,反正我们都离了,我不想再提起他了。”

静芝怜爱的抱紧了春朵的肩膀,“朵,你没有错,错在你对他太好了。没有了自我,算了,男人变心如变脸。谁离开谁都能活,你不要太伤心了。”

春朵随手扯下一片树叶,狠狠的将它撕成碎片,任碎片在手指缝中慢慢飘落.

“都过去了,就当梦一场了。”春朵淡淡一笑:“他不珍惜我,我何苦自找烦恼。都离了两年了,我早对他死心了。”

静芝夸张的捏了捏春朵的手腕,“最近可胖了啊!你一直忙什么呢?每次约你出来,你总是说有事。”春朵神秘的盯着静芝,含羞的笑着:“几个月前,认识了一位记者,叫汪飞,写一手好诗,也是离了婚的人。老婆出国了,再没有回来。”

静芝瞪着春朵,“哼,怪不得不找我了,原来有人了。”春朵没接静芝的话,而是若有所思的低语,“他眼中的那种深邃和迷茫,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他的诗令我感动,不知为什么?看到他第一眼,我想,他也许就是我要找的人。”

静芝透过月光打量着春朵的脸庞,三十多岁的春朵竟如少女般飞上两朵红云。在迷离的月光下,竟如娇羞的玫瑰一样动人了。静芝明白,春朵是一个感情深沉内向之人,不会轻意把自己喜爱之人说出来。除非他们的感情升华到一定的程度。想到这,静芝不禁坏笑着:“好没羞啊,什么时候当新娘啊!”春朵不好意思抬起头来,那清澈如水的眼睛荡漾着快乐,静芝不禁刮了春朵的鼻子,“动了心吧!怪不得抹这么浓的香水,把我都熏晕了。”春朵妩媚的笑了,那一轮明月下,两个好朋友彼此分享着快乐。

望着春朵的笑脸,静芝明白,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要打开她受伤的心门,谈何容易,这个叫汪飞的男人一定很优秀。

(二)

静芝和春朵,两个女人的经历惊人的相似,都是以离婚结束了那一段伤心的回忆。春朵是个好女人,而老公却经不起第三者的诱惑,醉在第三者的温柔乡里,抛弃了春朵。而静芝却是因为受不了老公那强烈的自私心和无时无刻的查询,而备受折磨,无论走到哪里,老公那双眼睛始终盯着自己,静芝感到自己仿佛活在牢笼中,时时刻刻生活在猜疑和争吵中。没有自由,没有快乐,当爱成为折磨时,婚姻也走到了尽头,在他们冷战了一年后,静芝冲出婚姻的围城。

如今,静芝和春朵都有了心仪的对象,静芝曾和春朵商量,两个人把婚礼放在一起举办多好。和好朋友一起走上红地毯,人生将是一个新的起点,春朵也乐得拍手叫好。这个夏季两个人都很忙,忙着约会,忙着上班。忙着在炎热的夏季里品味火一样的恋情。忙得似乎连相聚的时间都没有。

静芝觉的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陈冬,陈冬周身散发的磁力,让静芝越来越相信,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挥之不去,静芝死心塌地爱着陈冬。有时候,静芝也想,陈冬为什么一直耽搁到现在还没有成家,而陈冬却说心中的梦想是俗人无法理解的。静芝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艺术家都是孤傲不逊的。陈冬说结婚就要结得像样点,他到处去演出。准备买一套好点的房子。但钱不够,静芝把自己的钱都拿出来了,她相信这个男人会带给自己幸福。

转眼到了秋天,到了中秋佳节。静芝老早通知了春朵,让春朵带上汪飞,也给陈冬打了电话,难得好好聚聚。这天天不亮,静芝就忙活起来,先是收拾干净房间,然后,直奔菜市场,买好鲜鱼、鲜菜、各种小吃和水果。静芝提着满满一篮子菜往回走。路上,透过商店的玻璃橱窗,有一条自己早就看上的裙子,看到自己的影子,灰头土脸的,才想起来,没洗脸就跑出来了。急忙进了商店,那条裙子价格很贵,静芝犹豫了一会,还是买了。想到陈冬,静芝开心起来。

匆匆回到家里,静芝仔细地洗了脸,往脸上抹了一层保湿霜,然后上了粉底。淡淡的化了妆,换上那条新裙子,这是一条粉色外搭,里面是白色吊带纱裙,纱裙上缀着手工精绣的彩蝶上下翻飞。犹如百花园中的花仙子一般。静芝在穿衣镜前左右旋转着身子。镜子里的静芝,岁月没有给静芝留下太多的痕迹。也许是没有孩子的缘故,静芝的身材很好。走起路来,轻飘飘的。静芝轻轻转动身体,感到陈冬轻轻拥着自己,那深情的眼神久久注视着自己。正沉醉在遐想中。

手机铃声响了,静芝急忙接听:“静,我们一会到,汪飞只能呆一会,他还有一个采访要做。他说简单吃点就行.”

静芝点头笑着,“死丫头,没结婚呢,就听人家的了。不行,今天谁也不准走啊!吃不完兜着走!”正说着,电话又显示,陈冬的电话来了,静芝急忙加快语速说:“快点来吧,我都准备好了。我的小姑奶奶!”春朵哈哈笑着,“马上就到,坏静,搞得跟赶集一样。”静芝掐断了和春朵的通话。接通了陈冬的电话,陈冬的声音听起来很小。“芝,我晚些时候过去,今天有一个演出。”静芝不高兴的打断了陈冬的话,“我朋友都来了,说好,一起吃饭的,叫我怎么办?”陈冬沉默了一会,“在你的住处吗?”“没有,我在我妈家里。”“好吧,我尽量在中午前赶过去。”静芝不耐烦的说:“你来的时候,给我电话,我妈的家不好找,七绕八绕的。我出去接你!”电话挂断了,静芝有些懊恼的把手机摔在床上,嘴里小声嘟囔着,搞什么啊!说好的事情,又晚来……

厨房里传来母亲的叫声:“静芝,快来烧鱼,”静芝烧鱼是一绝,家里凡是来客,都是静芝烧鱼。静芝把鱼放在油锅里,那油犹如翻滚的热浪,霎时,把鱼淹没。热恋中的人们就如这油锅中的鱼一样,会让热情烧晕了。静芝忽然感觉,手上火辣辣的疼,飞溅的热油烫到了自己。正在这时,门铃响了,静芝顾不得疼痛,把炒菜铲递给母亲,跑去开门。

春朵含笑的脸首先映入眼帘,春朵把汪飞拉到静芝的眼前,“介绍一下,我男朋友汪飞。”说完,春朵幸福满满的望着静芝,静芝一阵眩晕,努力抓住门框没让自己倒下去。眼前竟是陈冬,这个男人也仿佛呆了一样,嘴张的老大半天没合上。没想到,这两个女人会是好朋友。这多半年来,他一直游戏在两个女人之间,这下麻烦了。怪自己大意了,他脚底抹油,想溜了。静芝一把抓住陈冬的衣服.“你这个骗子,你到底是陈冬,还是汪飞?”春朵也明白了,两人拽着这个男人不放手。

当静芝和春朵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公安局时,天边那一轮明月又升起来了。事情都清楚了,这个男人在另外一个城市里有家,还有老婆孩子。一直在社会上招摇撞骗,诈骗钱财。好多女孩子都上了他的当。在公安局里还振振有词;“不管我的事,是那些女人喜欢我的。她们追我,我不想伤她们的心.我也没办法啊!”

美丽的月夜下,两个女子漫无目的走着,春朵和静芝木然地坐在石凳上,眼泪顺着脸庞无声的滑落下来,月光下的泪珠如同风中的落叶一样,黯然伤怀。秋风吹起,冷冷的空气凝结着死一样的寂静。月光轻轻吻着伤心的人儿,静芝轻轻把春朵拥入怀中,“亲爱的,这是一场夏日的诱惑,就当我们又做了一场梦!明天,我们重新开始!”

癫痫发作后要注意什么
西宁治癫痫较好的医院在哪
得了癫痫病如何正规的治疗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