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月经内裤 >> 正文

【丹枫】桃花泪(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今年三月桃花又开了。不由滚出一串泪水,总以为痛苦随着时间慢慢的蔓延,清流直肠,会清洗掉脑子里的那些零碎片断,站在一片粉红桃林中,真想遥望远方,忘掉这些年的悲痛,可心中依然是伤。

四年前我同他一块考进四川电影学院。他在导演系,我在表演系,在一次排演<<桃花泪>>剧中。经他介绍认识了梦雪。

“宋宋,你过来。”他站在桃林中,身边一位清纯姑娘紧靠着他。我笑了笑走到他俩身前。姑娘叫梦雪。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一片红晕,我们三人排练完后,一块乘车去了柳江古镇。柳江的夜晚,春光明媚之夜又有晴空之万丈,出门即可看到高山,低头即可观到河流,这等场景使我醉了,梦雪拉着我说“你真有表演天赋,可我总是很难进入角色。”我有些骄傲竞大谈我上小学时参加全市中学生课本剧<<人面桃花相映红>>荣获一等奖之事。

从那天起,我俩成了好姐妹。在一次文艺晚会上。方浩约我去了康定,他对我说那儿是全世界闻名的情歌故乡,山美,水美,人更美,是养心养眼养肺的好地方。他又比又说,我一下像喝了碗心灵鸡汤,恨不得马上就出发。在这明媚季节里正是桃花开,樱花凋谢,树枝萌芽,绿草茵茵,可我这远在他乡,大学就读,因家境不好,每年放暑假,寒假,甚至过年,我都在省城超市打工,在学校宿舍里。只能在窗前回忆着心里美丽的家乡,心里处处充满孤独和悲伤,无处化凄凉,又曾想我这远在家乡的人,这一离别可是三年五载,又曾多次想回家乡,可……

今天,方浩要开车载我去康定,并答应我在路过天全时,让我回家看看年老多病的母亲。过去心里犹如蚂蚁一般,心乱如麻,心灵深处都是疼痛,却又有谁懂我呢,我激动地给方浩买了一条玉溪香烟。他给我钱,我瞪着他说“如你不收,我就不去了。”他笑了笑“好了,别耍小孩脾气了。”在车上,回忆这些年来,有多少岁月陪伴着我,有多少伤痛困扰着我,父亲早亡,哥哥为供我上大学,30多了尚未成家。

接到大学录取书那天晚上,我靠着窗,听见雨滴声,却像是做梦一般,可那明明是泪水,却滴如雨水,可想真是疲惫不堪,然而我回到屋中,和漆黑相伴,却无法挪动身体,眼前犹如地狱一般,心里很是胆怯,我躺下了,我脑子里浮现的是恐惧,我心里想的是害怕,我身上却颤抖着,有一丝丝的凉意,寒冷,心凉,惆怅,如果说这一切的心痛都是惩罚自己,我甘愿痛一辈子,梨花伤悲桃花盛开,樱花凋谢,也不愿离开,可哥哥却大发脾气,说“讨口也要让我把大学读完。”

在那寂静的时候,我陪着夜在荒唐的夜晚说心里话,这一刻我甚是不想离开家乡,不舍那满山开满鲜花的芬芳,那下着雨的季节,那热情的风俗文化,那夜晚中咳喘的母亲和亲爱的哥哥。

在天全家里吃过午饭,临走时,母亲对我说“哥去矿山打工,晚上才回来。”她揉了下眼又说:“宋儿明年毕业吧?”我握着母亲双手,不断点头。方浩从包中掏出两千元再三要母亲收下。我推说不要。方浩大声说“那好!你写张借条与我,毕业找到工作还。”

我立即写了借条按在方浩手里。一路上他给我讲起了他与梦雪的故事……

离开康定,我有些不舍,想当年一首<<康定情歌>>红遍了大江南北。使我这次步入此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同方浩游览了那里美丽之后,我总觉得一路上还有着比情歌还要美的地方,美丽之处令人难以忘却。

星期天,我在厨房处洗完衣服,刚晾上,梦雪走了过来。“宋宋,你约方浩去了康定吗?”我笑了笑说“是方浩约的我。”梦雪冷冷一笑:“宋宋,自方浩介绍你认识我,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可……”

我向梦雪解释,我对方浩并非……

从那天起,我远离了方浩,他好几次打来电话,我很想与他讲讲,可眼前一浮现梦雪那凶凶眼光,我还是挂了。不知怎的?自认识方浩,尤其与他康定一行。我时时感到一种无名的隐痛。常常失眠,近些日子,好多话向对方浩,想对梦雪。可梦雪那般恨我。最伤感想来便觉得自己很无助,无力彷徨,却没有勇气站起来面对这一切,只能躲在角落,却无法抗拒,心里总是空空,寂寞的,一个人独自逝去,身子上却无力动弹,我也是为这一切感到悲哀,我对方浩并没什么,可不见他,又像失去什么?我想能为梦雪做点什么来弥补误会。给她心里一种安慰,可一见梦雪,我又……可心里又感到丝丝缕缕的心痛,埋怨自己,痛恨自己,却无力改变自己,总是在逃避什么,却不曾知道,或许累了疲惫了,但刚睡醒却又躺了,这茫茫红尘,相遇总是如花开般美好,令人沉醉,唉!都怪我不该认识方浩,更不该与他同去康定。

排完<<桃花泪>>下雨了,我一个儿站在桃树下。我喜欢在这多雨的季节里,用如水的文字排泄心中万般的情愫,任一纸馨香在指间明媚流泻;喜欢一个人坐在夜色阴影下,让思念永存心底,我把与方浩浅浅遇,深深藏。

这时我抬头一望,一把雨伞遮住了雨“宋宋,梦雪找过你?”我抬头说“都怪你不该约我去康定,那天我问你为啥不约梦雪,你骗我说她回重庆了!”方浩叹了叹气大声对我说“我只想带你一个人,你知道么?”我说“你同她相爱,你却……”

从那天起。几乎方浩天天打来电话。我心烦了,干脆关了机。说真的,自从与方浩一块考上大学,总以为,一场花开,遇到方浩便是幸福的花序;总以为,一世轮回,拥有他便是圆满的结局;总以为,那晚他与我撑伞在桃树下,许下的天长地久……

门突然被打开了,梦雪走到我身前“啪啪”给我两巴掌,打得我脸红发烫。我气得马上拔打方浩手机。方浩赶到,梦雪又打方浩几耳光,她简直疯了。恶恨恨地对方浩说“你这混蛋!你当面讲清你同宋宋……”方浩一掌推开梦雪走过来紧紧挽着我对梦雪大声说:“我爱她!我爱她!”梦雪一气之下,一转身奔出门外。我推开方浩冲出门,追赶梦雪……

梦雪对我说“她与方浩相爱三年,自从认识了我后,方浩变了。今天她终于明白,方浩爱我,是一场宿命。因为真的爱我,绝不会回头。却宁愿为我付出所有,一生默默守候。”

我再次向梦雪保证,相信我,从今天起,决不走近方浩。如方浩找我,我乱棒打回。我替她擦掉泪水祝她幸福。看到眼前梦雪悲痛的脸,我多么希望,方浩能是梦雪桌上的一杯清茶,渴了,能为她润润喉;多么希望,他是梦雪路途中的一个石凳,累了,能让她歇歇脚;多么希望,是她盛夏时的一把折扇,热了,能给她扇扇风;多么希望,方浩是她休闲时的一粒开心果,吃了,能感到喷喷香。相遇的场景,如诗韵画,相知相惜的深情升华成一阙阙婉约的唐诗宋词,于彼此心中深深珍藏。青山远岱,杨柳依依。暖了心,润了眼。赴一场旧梦。只一眼,便似万年。岁月无言,相逢不语。虔诚为她许下心愿。惟愿她俩一世安暖,幸福相伴。

大学毕了业,不到一年,方浩同梦雪结了婚,睡梦中方浩不断呼叫我名字。梦雪捧着她与方浩的结婚照,眼泪唰唰滚了出来……

去年三月桃花又开了,我回老家告诉母亲我已找到了工作。母亲问起了方浩。怎么他没来?我说方浩已结婚了。“母亲拄着拐杖拄着地叹着气说:“多好个孩子!”其实,我对方浩爱和等待已成为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或许,爱因寂寞已穿刺了我的灵魂;或许,爱已渗入骨髓、烙了印痕……花若开,相惜;花若落,不弃。红尘摆渡,愿与他共醉陌上花开。繁华的梦,编辑成篇篇爱你的词章。留住心中的清纯,为他为我,在红尘深处苦苦跋涉的艰辛,可命运注定我同他走不在一起。

一曲清歌,唱不断天涯陌路人未还;一袖盈香,嗅不回花开花落何处赏;一杯浊酒,饮不完笑语嫣然声渐消;一腔离恨,悲不尽故思前缘的情殇。期许,珍惜这一份绵绵的知遇,在这桃花林中,默默珍藏,安然静好。若时光能返回,方浩会溢满了我的温暖,飘逸着暗香。

我考进凉山洲文旅局,不到一年提拔为文艺科长,负责凉山地区辅导艺术工作。在农历六月二十四日西昌火把节那天晚上认识了一个叫周彬的作家,他高大魁武,不仅文章写得好,而且民族舞也跳得非常出色。

“姑娘叫什么名字,是彝族吧?”他瞧我穿一身彝族服装,我笑了笑“汉族。”

我俩边跳边讲,我同他手持火把挤进人群,将熊熊火把扔进火堆,一堆巨大的篝火使我陶醉其中,我牵着他手尽情地唱着,跳着。

还未结束,他把我叫出人群。他对我说"希望明年凉山火把节内容办得更充实一些,也就是增添些现代文化原素。把这火把节的来历和习俗更深化一些。

“同志,贵姓?”

“周彬,周末的周,文质彬彬的彬。”他在手机上写了一首加我微信后发与我。

我打开一看,是首描写凉山火把节的一首诗歌:

如珠闪闪麓池边

别样风光万里传

邛海渔歌歌四季

泸山释道道千年

衔星巨箭高空去

举火彝家大地燃

今日浓浓多彩笔

正挥妙笔绘新篇。

我看了觉得一般,可我还是向他比起大拇指,并告诉他我已转发我微信群认大家分享他的大作。

他又笑了,说“诗得不好,只是表达一下情怀。”

临走那天,周彬约我吃了我爱吃的烤鱼,并把他详细地址及电话留与我。

单位耍年休假,我回天全呆了三天去了省城,在天府广场的路灯下,感到孤独,一对对情侣擦肩而过,这时我又想起了方浩,也就是六年前在这华灯上的那天夜晚,我与方浩靠在这天府广场的路灯下。那晚我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这个才貌双全的富家公子向我这偏僻乡村的穷家女孩这么多情。

他越对我好,我越加害怕,他父亲在海口开了一家达两万员工的公司,又在成都又设了一家分公司房地产,修建成都太古里,梦雪也是富家千金。他俩才门当户对。所以我怕这美梦越陷越深,我悔不该同他走在一起。而今他与梦雪,我心里祝福他,又恨他不该一次次伤害我,想到这儿,不由泪水滚出,我咬紧牙,强咽下去。

这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方浩打来的,我立即挂了,他又打来。我又与他挂了。我心里想,我好容易走出这煎熬的悲痛日子,你不该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走进旅舍,我又打开手机仔细重读周彬诗歌,回忆与这小子初见的一些零碎片断,有些发笑,有些心痛,有些……我的心如乱麻。

我拨开通讯录,看到周彬的电话,我想与他通通话,我想了想,还是未拔。

真巧!在欢乐谷遇上大学女友巧巧,她挽着一个帅小伙,一把拉住我惊呀地说“宋,你不是在凉山吗,怎么……”

我点了下头回答她说“这次因公出差。”其实我是出外散心的。

“听说你与土豪方浩?”

“哪里,他同梦雪已结婚了。”

“谁说的。”巧巧一口咬定方浩与我。我难得与她解释,叫她自己打电话问方浩或梦雪。

坐在一块儿吃了晚餐,巧巧要我去她家住。我说“不用了,后天返回西昌。”

第三天。巧巧开车送我去了火车站。她说人一生难得遇上真心相爱的人,要我一定珍惜,她得知方浩与梦雪已了断,要我抓住机会,把方浩抢回。

巧巧男友丁得召从车内醒来插嘴说“宋宋这么漂亮,又温柔,如我是方浩一定把她追到手!”

巧巧拍的给丁得召一掌,“人家宋宋不像我,这么轻易让你得手。现与你还说不准。以后……”

“巧巧!你忍心抛我?”丁得召哭丧着脸。

巧巧仰天一笑,一只手紧握方向盘,一只手按着丁得召额头笑着说:“那要看你的表现罗!”

邓豪天开着小车直去双流机场,飞机已经降落,豪天把梦雪行李箱放在后背车内。

他开着车穿行在三环路上,不断哼着<<小苹果>>小调,不断偷瞧身边坐着的梦雪。

“怎么了?还在生方总的气?”他又看梦雪一眼。

"他不值得我生气,可恨的是那狐狸精,迷得方浩魂不守舍。如她不出现就……梦雪又长叹一口气。

“欧阳小姐,需要我为你效劳吗?”

“你愿帮我,怎么帮?”

豪天哈哈大笑:“这你不用管了,我能想办法让方浩回到你身边。”

车一停下,一个80多岁的老太婆一下拉着豪天的西服跪了在地。豪天听老人哭诉后从包内掏出两千元按在老太婆手心里,然后帮梦雪拉着信李箱走进公司。

“梦雪接回来了。”梦雪父亲欧阳桂林问。

“接回来了,欧叔叔,梦雪去她房间了。”豪天指了指梦雪房间轻声回答。

“唉!这孩子都怪她妈惯坏了,对我说话也……”他叫豪天下去。又走进夫人屋内端起夫人照片久久地站着……

欧阳六十九大寿,客厅里涌满客人,梦雪问“爹,你该明年办七十大寿,可……”

豪天走到梦雪面前说“欧叔叔要在今年办大好,”十“与”死“谐音,不好,所以……”

欧阳笑着对梦雪说"还是你豪天哥知道的多。

儿童癫痫常用药
哈尔滨专治儿童癫痫病
儿童癫痫病该怎么治

友情链接:

借坡下驴网 | 包含翻译 | 锦绣明月 | 移动快捷键 | 三小时纪录片 | 于谦徒弟 | 最大的钻戒